一颗好牙

Mr. KIM 和所有温柔坚定的人。

A.W.A.K.E.-A

06

  金硕珍等到第二天才等到了他的另一位访客。

  那只鹰比闵玧其早几分钟进门,像是害怕自己会抓伤金硕珍一样,只是在床尾站住了。随后闵玧其走进来,停在门口,双手插在口袋里,十分别扭的打了个招呼。

  “嗨。”

  “嗨。”金硕珍注视了闵玧其几秒,感觉自己得不到回应,便转向了床尾的鹰,“你这几天过的怎么样?他们说你康复的比我要好。”

  那只鹰抖了抖因为沾湿而有点儿毛毛躁躁的翅膀。

  “我是个哨兵,身体康复的比较快。”闵玧其耸耸肩,走向金硕珍,“我的精神领域没有你受到的影响大,但是我很难自我治愈。”

  “对不起。当时情况紧急,你对我的呼唤没有反应,我只想到了这种办法。”金硕珍拍了拍自己的床沿,“坐这儿吧。现在可能要多花些时间来处理后续的问题,我想最好从今天开始。”

  闵玧其看了看自己那头鹰,那只鸟儿扑了扑翅膀,没有动。

  他也没有动,只若无其事地开玩笑:“看来他们不让你出外勤是有原因的。”

  金硕珍的视线刺向闵玧其,随即微笑,向闵玧其伸出了自己的精神触角。

  “好吧,那至少离我近点儿,我现在情况也不怎么好,你离我太远的话我要多花很多体力。”

  “放松。”闵玧其挡开了那些触角,“你应该好好休息,我也应该多放几天假。好不容易有几天不用理塔里的事也不用带那些屁都不懂的小崽子,我开心还来不及。”

  金硕珍仰起头看着闵玧其。

  闵玧其看着对方完美却有点儿后劲不足的笑容,伸手本来想蹭蹭金硕珍的唇角,最后却改了主意,假装金硕珍的鬓角乱了,伸手整理了一下。

  “哇哦,我的头发大概一直没洗,很脏的。”

  “还好,他们尽量把灰尘擦干净了。”

  闵玧其笑笑,退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了。

  金硕珍看着闵玧其,两个人陷入了一阵突然的沉默。金硕珍完美的笑容和闵玧其看似冷漠无情的表情都维持了一阵儿,闵玧其先开了口:“田柾国来过了吧。”

  “柾国?他来过了啊,他的情况还不错,我觉得他快要找到自己的精神体了。”

  “塔里也差不多要定下是他了。”

  金硕珍微微甩下头,一个尴尬的微笑浮在唇角,他想说什么,却明白自己这个时候装傻好像太过刻意,做了一半的表情不上不下,显得滑稽又狼狈。而他作为首席,却让那表情在脸上停留了一秒,才收起所有表面的善意说:“他不行的。”

  “这才是我要找的金硕珍。”闵玧其嘲讽的笑笑,“我也知道你可能接受不了他,所以我今天确实要说到他,但他不是重点。”

  金硕珍微微低下了头。

  这使得他明亮的眼睛染上了浓重的深色。

  “你接受麻醉这几天谣言四起,塔里从中收集了多方面的信息。虽然我还是不在考虑范围内,但是他们觉得你应该是个长情的人,所以最后在考虑名单里的不只是田柾国,至少还有一个你意想不到的人。”闵玧其嗤笑,几乎是在齿缝间啐了一声,“所以,哥,他们要回来了。”

  金硕珍仿佛被这个消息震住,愣了片刻。

  他死死盯着闵玧其的表情,用了一阵儿才想到闵玧其说的到底是谁。

  想到那个名字的一瞬金硕珍的脸都白了。

  “不,不能是他。”金硕珍的眉眼都皱了起来,难以置信的移开了视线,“他们不能这么做,当时他已经拒绝了,而且他已经…”

  “他们还没有正式绑定。你知道的。他们都没有正式绑定。”

  金硕珍的脸变得更加苍白。

  “他们不能…塔里不会…”

  金硕珍嘴上想说,脑海里却连自己都否定了那些可能性。

  他当年应该阻止这些流言的,是因为他自己放任了这些毫无根据的谣言。

  “想谈谈吗?”

  闵玧其的声音还是懒洋洋的。

  金硕珍难以置信的看着对方。

  “珍哥?”

  门口响起少年小心翼翼地呼声。

  金硕珍抬头望过去,正看见田柾国小心翼翼的眼神。

  “柾国?你怎么在这里?”

  “我下课了,就过来了。”

  田柾国眨着眼睛,一派天真无邪。

  实际他是因为听说了闵玧其去看金硕珍,才一路跑到这里的。他来的时候正好听到闵玧其提到有人要回来的事,就想要站在门外偷听。他知道屋里都是出色的觉醒者,他本来以为他会被发现,也没指望听到什么,直到听到金硕珍不对劲后觉得应该给对方解围才站了出来。

  而现在,金硕珍的惊讶显然说明,这里的问题很严重。

  “珍哥,怎么了?”

  “没什么,嗯,没什么。”金硕珍仓促的收拾着自己的慌乱,“我们在讨论,嗯,一些早就该解决的事情。”

  田柾国看了看闵玧其。

  闵玧其正一声不吭。

  “如果是在说哥的哨兵的事,”田柾国看着闵玧其,“我觉得我有权利知道。塔里和我谈过,虽然可能不会成功,但我是候选人之一。”

  “没有什么候选人,柾国,我和你说过这种事不是想要就能成的。”

  “但是是否作为被考虑的对象是不一样的。哥,我说过我愿意当你的哨兵,我就是那个意思。”

  “我没有那个意思。柾国,这是塔在利用你们,你知道如果我离开这里我并不是不可能找到哨兵的…”

  “等一下。”田柾国突然出声打断了金硕珍,“你说并不是不可能。”

  闵玧其的视线射向田柾国。

  金硕珍也停了一下。

  “是的。我是这么说的。”金硕珍正色朗声回答,“柾国,去把门关上。”

  “关吧。虽然现在没什么人在偷听,但是,总是隔墙有耳。”

  闵玧其突然说。

  田柾国看了闵玧其一眼,去关了门。

  看田柾国关好了门,金硕珍才把人叫到一个比较近的位置,压低了声音坦白。

  “我现在说的,在塔里应该算是秘密。我是个非常难找哨兵的向导,我在塔里五年,试过七个哨兵了,结果最好的一次是对方发了结合热,但我一直没有。不管是通过精神体匹配还是通过精神领域匹配,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哨兵。”金硕珍停了片刻,“就连发现我的那个哨兵也没办法唤起我。我的导师说这是因为我觉醒的太早了,而且一觉醒就承受了过重的压力,这可能使我这辈子都没法找到一个合适的哨兵。”他哽咽了一下,“你看,柾国,我不是针对你,我不是针对你们但是我可能真的没办法绑定一个哨兵。”

  随着金硕珍的自白,病房里的空气仿佛混入某种深沉的悲伤,被田柾国小心翼翼屏起的呼吸搅合,形成了某种粘稠冰冷的混合物。

  “但是,珍哥你说过,有一个你想绑定的…”

  “嗯。”金硕珍自嘲的笑了声,“就是结果最好的那个。”

  “我友情提醒一下,结果最好的那个,”闵玧其的嗓音显得十分冰冷,“光是留在你身上的伤就让你住了两个礼拜的院。”

  田柾国的呼吸有那么一瞬间完全停住了。

  金硕珍营救闵玧其的场面被收入了战术教学录像库,田柾国偷偷看过战术教学录像。录像里金硕珍左上臂的肌肉几乎完全被狼撕掉了,但只花了五天就基本痊愈了。那需要住两个礼拜院的伤究竟是什么样程度的伤?

  “结果可能出格了一些,但这是正常的。”金硕珍瞪了闵玧其一眼,“如果只有哨兵发结合热,这个结果是在预期范围内的。”

  闵玧其耸了耸肩。

  田柾国看了看闵玧其,然后盯了金硕珍一阵儿,决定忽略掉那个金硕珍口中的“最成功的案例”:“所以,另外六个都是在私下进行的,塔里没有记录。”顿了顿,他又推翻了自己的观点,“不,应该是塔在失败后抹掉了这些档案。”

  “Bingo。”

  闵玧其冷笑。

  “而我想,闵教官正是其中之一。”

  田柾国的视线再次从金硕珍身上移开,注视着闵玧其。

  “不够精确。”闵玧其邪气的笑了,“准确来说,我是第一个。”

  “而现在你不在名单里,你觉得不甘心。所以你打算找珍哥,施加点儿压力,好保持你的地位?”

  田柾国的大眼睛里闪动着黑色的怒火,全身都紧绷起来,眼看就要挥出拳。而闵玧其却依旧放松的坐着,甚至连绷紧肌肉这种程度的防备都没有。金硕珍看看田柾国,又看看闵玧其,前者的怒火和后者的笑意,让他突然想出了闵玧其究竟是要做什么。

  忍住了叹息的冲动,金硕珍决定好好当个吃瓜群众。

  闵玧其感受到金硕珍情绪上的缓和,投过去一个相当严厉和不赞成的目光。为了不要分散田柾国的注意,他故意要激怒对方似的懒洋洋地回答:“我想我不需要施加压力,毕竟第一个总是特别的。而你也不一定能成为最后一个。你自己也没这个意思,如果听从塔的安排,你得到的结果不会比我好多少。”看着田柾国眼中的怒火被逐渐克制住,闵玧其满意地说下去,“我确实不在那个名单上,但我不太在乎这个。我已经失去了我的机会,我可以接受这个。但是他们把我不能接受的人选放进去了。我不能接受这个。”

  田柾国静静看着闵玧其。

  他眼中的怒火渐渐消退下去了。

  “所以其实有一个,你相信他一定能和珍哥绑定的哨兵。你嫉妒他。”

  “他曾经有机会尝试,但是他放弃了那个机会。现在他有一个准备绑定的向导,而他居然接受了塔的要求。我不允许这样的人回来找金硕珍。明白吗?”

  闵玧其认真的看着田柾国,脸色是显而易见的愤怒。

  “我不明白。”这次挑衅的变成了田柾国,“所以这是和珍哥有关的,还是和另一个向导有关的。”

  “或许都有。”

  金硕珍出声打断了两个人。

  说话间,他的精神触手已经像播撒花粉一样,在室内散开了轻松的情绪。闵玧其和田柾国都被影响,剑拔弩张的气氛软化下来,田柾国慢慢坐到了金硕珍的床沿,闵玧其的鹰甚至把脑袋塞到了翅膀下面。金硕珍满意地看见两个人有了好好说话的意思,便十分大度的忽略了刚刚他们两个在他面前说的那些话。

  “你是我带的第五届,我和你说过,之前我有四个谣言对象,有一个我甚至真的想和对方绑定。还有一个非常特别的人,”金硕珍怀念的笑笑,“他是惟一一个在谣言四起的时候还能问心无愧的人,也是惟一一个在毕业的时候拒绝尝试和我绑定的人。”

  他大概也是那个让你觉得谣言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的人。

  田柾国把这句话吞了回去。

  “我曾经尝试过三个比我早进塔的哨兵,一个应该算是和我同届,两个比我早。那时候我刚毕业。失败之后开始有很多谣言,我没办法阻止。后来渐渐懒得阻止了。”金硕珍无谓似的耸耸肩,“我现在只想出去旅行,看看我是不是能找个哨兵。但是我还有点儿不放心你,所以想把你拜托给玧其。我想他应该要和你说这件事了。”

  闵玧其做了个古怪的表情,但看起来好像是“你说的都对”的意思。

  田柾国的视线转向了闵玧其,虽然体势还是向着金硕珍:“他的意思大概是让我阻止他的对手,如果我能保证所有人都失败,他明年就会好好教我。”

  金硕珍咯咯的笑了。

  “相信我,不管怎样他都会好好教你的,区别只在于是困难模式还是地狱模式。”

  “可是我还可以选择别的教官。”

  田柾国状似平静地说。

  “你可以,但不会有别人比我更适合你。”

  闵玧其相当自信的笑了笑。

  “确实。”金硕珍看了一眼闵玧其,柔软地笑了,“我以我的全部担保。”

评论(20)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