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好牙

Mr. KIM 和所有温柔坚定的人。

A.W.A.K.E.-W.

12

 

  “哦,味道不错——智旻啊,正好来试试味道。”

  年糕汤是最后一道料理,煮好时正赶上小助手朴智旻送了菜回来。

  “来了。”

  朴智旻软乎乎地应着,从背后搂上金硕珍的腰,就着对方的手吃下了汤。

  刚煮好的汤滚烫,一入口便烫的朴智旻咝咝哈哈地跳脚,他一边扒着金硕珍的肩哈着热气,一双手在金硕珍胸口上上下下地比赞,含含混混地撒娇:“好吃!哥要多分给我一点!”

  “好好,给你最大份。”

  金硕珍笑着分汤,冷不防听见耳边带着热气的话:“哥,泰亨肯定会留你的。”

  他的手不由得一顿。

  “哎呀,哥要快点啊,不然一会儿那群死小子把食物都吃完了。”

  说着,朴智旻抓着金硕珍的手继续分。

  金硕珍拍了下朴智旻抓住自己的手:“不要借机给自己分那么多,你会挨打的。”

  “我可以说是珍哥宠我嘛。”

  金硕珍看他一眼,在另一个碗里又添了半勺。

  朴智旻鼓起了腮帮子。

  “走吧,不是说再不去他们就吃完了吗。”

  朴智旻只好委屈巴巴地跟上。

  一开门就是一阵压抑扑面而来。然而金硕珍仿佛浑然不觉似的,随手把最多的那碗汤塞到了田柾国面前,小孩一愣,抬头看看金硕珍又看看朴智旻,见后者给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瞬间意会,抱着碗继续埋头苦吃。

  金硕珍自己却没有真的进食,只是偶尔承下对面朴智旻给他倒的酒。田柾国对酒有点儿好奇,却被闵玧其以五感控制还不够给制止了。金硕珍向闵玧其笑笑,注意到闵玧其也没怎么吃东西,随手抄起筷子给闵玧其布菜。

  随着他的动作涌来一片古怪的情感,但金硕珍没去理会。

  他是最清楚个中古怪的,犯不着去细细分辨。

  等几个孩子都吃饱了,他才笑笑,抬起杯子:“这阵子应该是人最齐的时候了,所以想着叫你们一起来聚一聚。你们都是我带过的最优秀的学生,敬你们。”

  没等孩子们有所反应,一饮而尽。

  他们都猜到了这场宴席的用意,只是当有人挑明,还是格外刺痛人心。

  朴智旻望向金泰亨,而金泰亨垂下了视线。金硕珍话说的含糊,但毫无疑问的精确。毕竟金硕珍定下哨兵或离开不论发生了哪一件,金泰亨都肯定不会再出现在这张桌旁了。

  闵玧其早就失败过,也做好了准备跟着金硕珍走,所以看起来没什么反应,只是微微偏着头,似乎走神又似乎在听着;一旁的田柾国突然觉得刚刚吃下去的都开始变得沉甸甸,压着他心口难受,也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竟是郑号锡和金南俊,两个人不知是怎么想的,唇角一抹笑意显得城府深重。

  “我永远不会忘记,是珍哥一手把我带成那一届最优秀的哨兵,”金南俊举起杯子,

  “虽然珍哥没有真的教过我,但我从哥这里学到的是最多的,”郑号锡也举起杯子,

  “敬哥。”

  两个人异口同声,也干了一杯。

  金硕珍像要浇愁似的,回了一杯。

  “哥会是我永远的目标,”朴智旻从金泰亨身上收回视线,给金硕珍也倒了酒,自己才举起了杯,“我会照顾好泰亨的。”

  金泰亨犹豫一下,也跟着干了,却什么都没说。

  金硕珍随着朴智旻的动作,跟着一饮而尽。

  闵玧其抄起杯子给了金硕珍一个眼神,便干了一杯。田柾国想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支支吾吾地说了句“敬哥”,也匆匆地跟着闵玧其灌了下去。

  金硕珍再回了一杯。

  他什么也没吃,却已经喝了六七杯。似乎是酒精摄取的急,金硕珍白皙的脸迅速染上了红。他情不自禁地在桌上撑住了手肘,用掌心撑着自己的下巴尖。手指自然地落在眼睑边,眼睫一垂,生生地洒了遍地的风情。

  “哥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朴智旻笑眯眯地问。

  “还有几个月呢,姑且先随着塔里安排走几步吧。”说着,金硕珍的目光向郑号锡瞟了瞟,“再往后还没什么想法。你们觉得呢?”

  “我的话,”郑号锡似乎十分确定那个眼神是点了他,大大方方地开口,“当然希望哥能留下来。”

  指尖微微用力。

  若不是在座有四位哨兵,若不是金硕珍脸色娇红明亮过甚,甚至或许谁都不会发现。

  “哥是个好向导,和哥的哨兵是谁无关,和哥如何选择哨兵也无关。”郑号锡眼神清明,望向金硕珍越发坚定,“我一直期待有一天能和哥并肩作战。”

  “我也希望哥留下。”金南俊突然插话,“就算哥不上战场,只要想到哥在塔里就会很安心。我觉得哥在的话,我们就还是有家的人。”

  桌上突然一阵沉默。

  虽然现在觉醒者有了一定的自由,可以在役期结束后回家,但由于为了维持安定,塔里的任务几乎全数保密,塔内人员基本无法和外界联系,而且学习加上服役一连七年和正常社会脱节,很多入塔的觉醒者最后都回不去了。

  毫不夸张地说,他们被塑造成了一群有家又没家的战士。

  闵玧其瞟了眼金南俊,从对方回来开始,眼神第一次有些柔和。

  田柾国低下了头。

  他初来乍到就遇到了两次狼群攻塔,奇异的是,现在想起来,似乎真的是珍哥在带领着他们扛下了这两次攻击——他总是担心珍哥受伤,但从没想过金硕珍会输。

  或许从第一堂课,他小声向他提问时,已经不知不觉信任了这个人。

  而在金硕珍缓缓向他释放善意时,他也不知不觉地放松了自己对他的信任。

  或许他真的在某一刻想过,金硕珍真的是自己的哥哥就好了。

  “你们都希望哥留下吗?”朴智旻突然轻松地开口,“可是我希望哥能离开。”

  仿佛是惊雷砸向大地。

  即使作为哨兵田柾国也能感受到空气中一瞬间蓄满的剑拔弩张。

  他惊讶地望向这唯一一个唱反调的人。

  “塔里没对哥做过什么好事,现在有离开的机会,哥为什么不走?”朴智旻学着金硕珍撑住脸蛋的样子,俏皮地笑起来,“塔里对珍哥的了解搞不好比南俊哥还多,即使如此塔里还是这么对待珍哥,你们觉得这只是另外两位首席对珍哥的看法和我们不同吗?”虽然嘴巴还笑着,朴智旻眼里的光却越来越冷,“我把哥当作我的家人,但是哥在这个家里不快乐的话,我们就出去另外创造一个家。”

  闵玧其没说话,却抄起酒瓶给自己倒了酒。

  田柾国望着闵玧其,后者却突然投来了凌厉的视线。

  他吓得一哆嗦,躲开视线,却发现满桌除了金泰亨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我觉得,”他惴惴地开口,“哥可以慢慢想,自己来决定…”

  桌旁的气氛骤然冷下来。

  依旧没有人去问金泰亨的意思。

  朴智旻身边的一旁仿佛是一团空气,又仿佛是一个黑洞。

  就连金硕珍也没有问。

  几个人表了态之后气氛尴尬的厉害,几个哨兵都不太好开口,还是郑号锡先聊起了在任务里遇到的一些美景,一些趣事,一些精彩战役,而朴智旻故意拆台似的,当郑号锡讲的差不多时就牵开话题,偏偏还是顺着郑号锡提到的一切讲别塔哨兵和别塔的好。金南俊和闵玧其各自捧场,一时间空气中各种情绪乌烟瘴气的。

  田柾国心惊胆战地两头听八卦,倒是记了不少东西。

  也发现了一件事。

  金泰亨,从头到尾,就没有认真看过金硕珍,更别提对上对方的视线。

  他突然觉得这个人有点可怜。

  然而当他的视线流露出这一点情感时,却被对方敏锐地捕捉,随即投来了相当凶狠的瞪视。

  朴智旻立马留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向田柾国投来一个安抚的眼神。

  田柾国腼腆的笑笑,又望向金硕珍。

  后者似乎什么都没发现。

  田柾国突然隐隐地觉得失望,脸上的笑也慢慢变成了假笑。

  而这一次金硕珍似乎注意到了,等场面又一次因为朴智旻的搅和冷下来时金硕珍开了口:“好啦,今天不早了,明天柾国还要上课,先散了吧。”

  没有什么异议,大家很快就从这尴尬里散尽了。

  等大家走了,金硕珍一个人坐直了身体,在一室狼藉里,突然叹了口气。

  他默默收回了情绪的屏障,在灯光中面无表情地枯坐了半晌。

  他的脸依旧是红的,只是他的眼睛也红了。

  “哥。”

  门外响起温柔的呼唤。

  然而金硕珍没有动。

  那低沉的嗓音在梦里呼唤过他太多次,响起的那一瞬,金硕珍甚至分不清自己是不是不知不觉睡着了,而又做了有关那个人的梦。

  “哥不要动,就听我说就好。”

  金硕珍依言依旧坐着,只是身体情不自禁地向着声音的来处微微倾斜去。

  “哥,我知道我不应该来见你,我没脸来见你,但我有一句话要说,”金泰亨在门的另一边,手指轻轻压在门上,仿佛这样就能触碰到另一边的金硕珍一般,“哥,求你留下。”

  金硕珍闭起眼睛,眼中蓄了太久的泪珠匆匆坠下。

  “我知道塔做了很多让你讨厌的事情,我也知道你想离开这里。”

  “但是我真的不能没有你,哥。”

  “我可以一辈子不见你,但是求你,哥,求你留在我还能知道你消息的地方。”

  “如果你真的要走,求你不要走得太干净,至少…至少留下一个人,让我还能知道你的消息。”

  “求你了,哥。”

  金硕珍的脸蹭着自己的肩膀,仿佛自己在依偎着另一个人。

  晶莹的泪珠大大小小地涌出,小的划过金硕珍柔软而艳红的面颊,默默地打湿金硕珍的肩膀,大的则像那第一颗珠子一样,叮叮当当地落在地板上。

  金泰亨听见那珠飞玉溅的声音,却连一句“别哭”的说不出口。

  他想冲进去拥抱他的珍哥,但理智却告诉他,这只能让对方哭的更厉害。

  他只能把双手,把全身倚在那扇门上,跪在那扇门前,把那扇门也当作金硕珍来拥抱,一面陪着里面的人落泪,一面无声地在心里重复:

  “我在,别哭。”

  但当他就是他落泪的原因时,他怎么有脸这么说。

  “泰亨啊。”不知过了多久,屋里传出声音,“你走吧。”

  金泰亨无法再陪着他了。

  咬紧牙关,金泰亨一边擦着停不下来的泪,一边慢吞吞地离开。

  金硕珍听着越来越远的脚步,起身拿着垃圾桶,把桌上的狼藉一股脑地往里倒,有时手抖得太厉害,连餐具也一并丢了进去,然而他的手不停,还是顽强地抓着桌面上的东西往里丢,直到最后一件,他抓着那件餐具停在那里。

  眼泪断了线一样落进桶里。

  不知何时才会停。

  

 

评论(1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