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好牙

Mr. KIM 和所有温柔坚定的人。

A.W.A.K.E.-A

08


  五天后,方首席带着新生们进了塔。

  尚在基础训练期的孩子们和他一起在最高层观战,而已经开始模拟训练的学生和几名哨兵教官在楼下驻守。金硕珍在他们进塔后负责和方首席一起张起精神屏障,随后,简短地给新生们上了课,看了一眼孩子们,便将精神屏障的维护工作交给了方首席。

  田柾国望着金硕珍离开的背影,忍着没有追上去。

  但田柾国刚刚成形、可能只有一两个月大的精神体却摇摇晃晃地追着金硕珍下了楼梯,眼看着要跑出田柾国的视线了,那团金色的、还有点儿模糊不清的小毛球才委屈巴巴地停下来,焦虑地跺着爪子,看看田柾国又看看金硕珍的背影。

  等我够强了,我一定会和哥并肩作战的。

  田柾国在心里对自己说了三遍,才回到了教室。

  方首席宽和地微笑着,看见田柾国进来了才开始他的授课:“同学们,你们知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并不参战,但还是需要精神屏障吗?”

  孩子们面面相觑。

  田柾国也一头雾水,但瞟见吴熙妍向他投来一道凌厉的视线,他隐隐觉得对方知道,只仗势压人的态度让人十分不爽。

  方首席看了一眼两个孩子:“你们可以从窗子看看外面。”

  大家依言向外望去,只见哨塔警卫那里几个人看不出什么,但几个已经在防御设施外备战的哨兵明显是带着一些五感控制装置的。田柾国扫了一眼,心里大概猜到了几分,眼神和心思倒都落在了正开车赶往防御线的金硕珍身上。

  “吴熙妍同学,你觉得呢?”

  田柾国一直在看着金硕珍,但也分了点儿心,注意到方首席似乎格外关注这个女孩,语气很和善,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一点儿违和感。他没往下想,继续看着金硕珍在防御工事前停了车,一名塔里常驻的非觉醒者战士迅速上了车并在后座架起了重武器。他听见吴熙妍说:“因为哨兵的五感很强,即使中心塔的隔音不错,但无法抵御这种密集使用重武器的情况。我们现在还不习惯,如果因为声音产生躁动而做出预料之外的行为,很可能会导致外面作战计划的失败。”

  “正确。硕珍经常说你很聪明,果然。”方首席赞许地说,“正是这样,所以你们觉醒后需要至少一年的模拟实战训练……”

  珍哥和方首席说过吴熙妍?

  田柾国的烦躁被这个问题打断了一瞬,但现在也没法求证,只好硬生生放下。他注意听着方首席说的话,几乎是对方话音未落就迫不及待地追问:“方首席,那向导呢?”

  方首席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向导们的情况比较复杂。觉醒者们的五感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变化,但向导的能力更为特殊,所以大多数都愿意自我调节。因此,塔对向导的教育目的在于引导正确的人格,以及培养在战场上及时处理哨兵五感和情绪过载的能力……”

  不是想要的信息,田柾国没什么耐心听下去。

  他紧紧盯着防御工事旁的金硕珍,看着对方从容地微笑着带上耳罩,心里突然七上八下的。

  而狼群看出了这边的防御架势,也没有着急动手,反而游刃有余的拉开了阵仗。

  金硕珍心知不好,一边打发通讯员去确认军部的支援到了哪里,一边又抽了两个在战斗里不算特别重要但后勤工作经验老辣的人员告诉他们想办法准备好晚上。对方一听便懂,吭哧吭哧地弄来了几辆探照车,然后手忙脚乱地搞了一阵后勤,但好在有经验,除了探照车,其他的都没弄出什么大动静来。

  临近傍晚,狼群有些蠢蠢欲动,金硕珍就命令开了探照灯。

  看见灯光,对面的气势有闹哄哄地逐渐下去了。

  金硕珍眼神一沉。

  通知下去准备凌晨两点半突袭,金硕珍趁着夜色小心的摸到了防御工事外。

  慢慢伸过去的精神触角碰了一次壁,金硕珍就心道不好,赶紧又回了工事内,抓紧安排突袭。

  凌晨两点十五分,人类提前开火。

  这算是一场有准备的仗,打起来没有想象中的困难。几个工事外的哨兵都被很好的掩护着,应对狼群的冲锋压力看着不是很大。但看着狼群游刃有余地压过来,金硕珍总觉得对方还有后招。偷偷匀出些力量向对方伸出精神触角,他心下一阵骇然!

  刚刚精神触角的碰壁不是偶然,这群野兽不知什么时候会开精神屏障了!

  这种情况下被野兽的精神领域吞噬,哨兵个体的神游还算是小事,更可怕的是如果哨兵掉头攻击防御工事,拆卸的速度可比这群野狼快多了!

  金硕珍心底一慌,看看工事外的哨兵门,咬了咬牙。

  好歹他在防御工事后方,只要作战计划能够完成不会有什么危及到他的。赶快找到那只变异的狼,阻止狼群进一步向这个方向变异才是要紧!

  想着,金硕珍心神一定,瞬间给哨兵们加强了屏障,自己干脆对着狼群门户大开。

  狼群却是猛地硬冲!

  电光火石之间,金硕珍突然明白了——

  狼群绕回来的目的根本不光是要拿下这座塔,还有他金硕珍。如果他对自己的屏障掌控没有错,刚刚看到的战局也没有错的话,可能还有一个闵玧其。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群狼可能是来报仇的。

  不知道是结下的哪段仇,但对方找上门来了也就不能不应战了!

  金硕珍想定,不仅没撤回力量保护自己,反而加倍卖力的引导着所有工事外的哨兵。闵玧其意识到周身环绕的力量不对,一回头正看见金硕珍唇边带着怒意和邪气的微笑!

  他这一怔差点儿钻了空子,但随即他就一刀砍到了狼爪正中,一头狼的战力就被废了小半。在围着自己的几条狼怒吼的瞬间,他瞟见中路的狼突然开始拼命向工事那边压,正对着金硕珍的方向。他突然觉得,这次战斗自己和金硕珍可能才是最大的目标。

  只要我还活着,就别想碰他。

  闵玧其怒极反笑,一双眼睛亮惨惨得瘆人。他舔舔唇上溅到的狼血,看了一眼金硕珍,转头向远离金硕珍的方向且战且引。

  金硕珍显然注意到了那边的情况。闵玧其的举动分流了不少压力,金硕珍这边的战线显然稳固了许多。

  只要我活着,你们也别想动他。

  嘱咐了哨塔上几名驻守的非觉醒者战士好好关注闵玧其,金硕珍使了更大的力气给闵玧其加了屏障。

  但随着闵玧其向远处战略性移动,金硕珍的精神力透支越来越严重,大脑渐渐隐隐作痛,脸色也越来越苍白。他身后的战士趁着换弹匣的时候瞟了眼金硕珍,当即被那惨白如纸的颜色吓了一跳,伸手向拍拍金硕珍,但看见金硕珍的隔音耳套,他咬咬牙放弃了,转而继续自己的任务。而金硕珍已经毫无余力去关注这名非觉醒者,他透支过度,脑核似乎在向外刺出尖针,但他还要继续维持甚至加强这种精神力输出——闵玧其离他越来越远了,工事外的哨兵受到的精神压力也越来越大了。

  他恍惚地望着面前的局势,却无法再做出什么判断,还是残存的本能告诉他,现在随时都有可能有一头狼跳进工事要了他的命。

  他犹豫着,伸手去摸邻座上的枪。

  但是已经晚了。

  他的手还没来得及触碰到枪柄,已经有一头狼冲进了工事。

  与此同时,金硕珍终于感受到了对方精神屏障的来源。

  “是新狼后!”金硕珍毫无防护地承受了对方的精神冲击,就算在身体正常的时候也不轻松,而现在他还透支了精神力,此刻头痛欲裂,但他还是竭尽全力喊出来:“是狼后!”

  未及第三声,冲进工事那头狼已经再次撕开了他上次的伤口。

  “珍哥!”

  看见金硕珍受伤,田柾国下意识地想冲出去帮忙。但他还没跑出两步,就被一只手按住了。

  田柾国条件反射地想要把那个人甩开。对方的力气不大,但灵活显然弥补了这个缺点。田柾国在对方手上扯的一下滑脱了,反而被对方捉住,顺着甩动的力道,对方带着田柾国转了身,随即把田柾国扭扣起来。

  视线里跃入同学们惊讶的脸,田柾国一面羞愤一面又焦急于探查金硕珍的情况,没什么章法的挣扎起来,却被扣得更紧。

  “珍哥不是叫你不要动了吗?”

  田柾国怔住了。

  那嗓音比珍哥更有力,但奇异的,也非常柔和。或许比珍哥还要柔和。

  田柾国第一次听到如此让人心动的声音,不自觉就停止了挣扎。

  那人见田柾国不再挣扎了,也就缓缓松了手。

  田柾国倏地回身,映入视野的是一张和珍哥一样小巧精致的脸,甚至和珍哥颇为相像。

  按理说人和人之间再相像,总有那么些细节能让人做出清楚的区分,但这个人和珍哥真的太像了。不是五官或身形,而是某种更微妙的东西,和金硕珍不分伯仲,甚至互为你我。只需粗看一眼田柾国就知道,这个人一定是非常好的向导。

  甚至,如果田柾国不是和珍哥相处的这么好,他觉得这个人或许是比金硕珍更加出色的向导。

  这个念头浮现,田柾国不免怔了。

  他一出神,嘴巴就不自觉地张开,显得比平时还要傻乎乎地。

  对方看着这样的田柾国忍不住笑了起来,指了指远处:“不用担心珍哥那里,已经有人过去了。”

  闻言,田柾国愣愣地顺着对方的指向看过去。

  果然,有人加入了战局。虽然只有三个,却完全扭转了刚才的劣势。两个人从工事内侧向外杀出去,一个在针对那匹伤了金硕珍的狼穷追猛打;另一个直奔着狼群中间,似乎是要给哨兵们打援;还有一个,给金硕珍仔细包扎好,轻轻亲了亲金硕珍的头发,旋即闪身加入了战局。

  那个人很奇怪。

  和身边这个突然出现的人一样奇怪。

  田柾国斟酌一下,望着情况已经稳定下来的金硕珍,又看了看身边的人。

  “怎么了?为什么看着我?”

  那个人温柔地笑着,模样越加可亲。

  那温柔的笑容让田柾国又有一阵儿发懵。

  或许这就是常识课上说的,哨兵对向导会有的感觉?

  田柾国迷迷糊糊地,张嘴就忘了问题。

  “你叫田柾国?”对方笑眯眯地看看田柾国的胸牌,“我是朴智旻。”

  朴智旻。

  田柾国在心里默默念了这个名字。

  顺着对方的视线望过去,田柾国的注意再次回到了战场上。

  他想起了刚刚要问的问题:“那个,朴先生,刚刚给珍哥包扎的那个人,是试过和珍哥绑定的那个人吗?”

  朴智旻看了看田柾国,温软的视线仿佛闪过了一线冷光,但田柾国对此并不确定。他凝望着朴智旻的眼睛,听见对方柔和的声线:“刚刚给珍哥包扎的是郑号锡,他是位向导。那边那个忙着给珍哥报仇的才是试过和珍哥绑定的人。他叫金泰亨,现在是我的哨兵。”

  田柾国感觉自己仿佛噎住了。

  有一瞬他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一片混乱,最后一个,他能抓住的念头,是“金泰亨一定是个非常优秀的哨兵”。

  朴智旻看着他,突然轻轻笑出了声。

  “虽然性格上有些让人不能认同的地方,但是,是的,泰亨是个好哨兵。他是塔里第六的哨兵。”

  田柾国慌忙闭紧的嘴唇发出了一声模糊的“什么”。

  朴智旻调皮的笑着:“你念叨出声了,声音很小,我参照你的情绪猜了一下。”

  田柾国的脸迅速的红了。

  他匆匆望向金硕珍的方向,那边的战斗压力已经缓解了很多,看起来狼群已经认清了自己的失败准备撤退了。金硕珍看起来还是不好,摇摇欲坠的,但是比刚刚受伤的时候已经好多了。

  朴智旻看着田柾国,突然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他们很快就要回来了,准备迎接他们吧。”


评论(11)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