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好牙

Mr. KIM 和所有温柔坚定的人。

A.W.A.K.E.-A

01

  很多年后,金硕珍还是经常想起那天推开门时看见的,田柾国那双明亮的眼睛。

  那是金硕珍在塔里工作的第五年,所带出来的两个哨兵迅速占据了哨兵荣誉榜的前十名的两个位置,他所带过的向导们也大多上了战场,甚至有两个向导短短两三年就已经拿下了候补首席的位置,估计要不了几年,也会像他一样接下三大首席的位置。

  除了这几个特别优秀的,还有很多孩子给金硕珍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田柾国,他在最出色的那些孩子里也是格外特别的。

  他清清楚楚的记得,打开教室的门,他第一时间看见的就是田柾国。

  有些细节金硕珍记得不是很清楚,或者说当时就有点儿迷乱,他分不清自己第一眼看中的究竟是田柾国的体势还是眼神,是因为这二者的搭配太过和谐还是太过突兀,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他记得清的,是小小的少年正襟危坐,牢牢地盯住刚走进教室的人,每一条肌肉都紧紧绷着;那双眼睛却清澈透明,看起来闪亮柔软,仿佛还有点儿羞怯,却闪耀着准备击碎一切的光芒。毫无疑问,他已经准备好打倒身周的任何威胁。

  他看起来真不像个哨兵,金硕珍想着。但奇妙的是,他看一眼就知道,这孩子只能是个哨兵。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第一位老师,金硕珍。”

  说着,他情不自禁地多看了小少年一眼。

  少年僵硬了一下,姿态更加的紧绷。

  做的过了。金硕珍意识到这点,便不再关注这孩子,视线从新生们脸上一一掠过,看到了不少戒备或腼腆甚至有仰慕的目光,同时,也看到了这些孩子们刚被带进塔里心底的不安。被这些他所熟悉的情绪包围着,金硕珍自然地笑了,习惯性地出手安抚起这些小哨兵:“我想大家应该已经学习过一些哨兵向导的知识,我相信你们在生活中已经充分体验过哨兵这部分了,接下来我会带你们认识向导这部分。”

  虽然孩子们还不太懂向导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模糊的憧憬让这些孩子们大多流露出了羞涩的笑容。

  金硕珍刻意留了个空给孩子们私下讨论,他借这个空子微笑着环视,发现这一届也有三个孩子在听到向导时没什么热情的反应,那个小少年,也就是田柾国,也在其中。

  虽然这种情况见得不少,金硕珍还是很为他们担心。

  刚进塔里就显示出未来可能出现社交关系问题,以后该怎么办啊?

  这么想着,他不动声色地往那少年身边凑了凑,瞄了一眼对方的胸牌。

  田柾国。

  而看见少年名字的同时,他捕捉到一阵异常的波动。

  很奇怪的波动,不是恶意,但也让人很不舒服。金硕珍细细咂摸一下,觉得这好像是怀疑——看向田柾国,对方果然是发现了自己的小动作,主要的戒备对象变成了自己。

  失败的接触。

  虽然有点儿挫败,但他还是大大方方地向田柾国笑了笑。其他小哨兵们也差不多讨论好了,金硕珍又不着痕迹地挪回教室中央:“我相信你们会是最优秀的哨兵。正因为这样,在接触向导前,你们要对自己的精神领域有基本的掌控。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会教你们认识自己的精神领域,并且会教你们如何发现自己的精神体,如何照顾它们。等你们能够成功召唤出自己的精神体,并能够友好地和精神体相处时,”说着,金硕珍扬起一个甜蜜的微笑,“我就可以带你们正式见见向导们了。”

  有胆子大的扬声问了句:“老师呢,老师有哨兵了吗?老师可以当我们的向导吗?”

  金硕珍没想到今年这么快就有人问这个,微楞了一下便大方开口:“我还没有绑定哨兵,未来也有可能会成为在座某一位的向导。但是,”他暗暗加大了精神压力,“你们要知道,我是塔的三大首席之一,想绑定我的话,你们需要格外的努力。”

  当他吐出“首席”两个字,底下的小动物们发出一阵意料之中的惊呼。

  他们所在的塔里,配对是以向导们自由选择为主、中间人安排为辅的,而中间人是由三位首席和九位候补首席共同组成的议事会,三大首席作为最受尊敬的向导,对塔内的任何配对都有一票否决权,这个身份对哨兵们的威慑力也就不言而喻。

  果然,他的身份一公开,小动物们立刻老实了不少。

  金硕珍满意地环视四周,视线扫过田柾国,又有些担心起来。

  田柾国看起来依旧十分紧绷,还是紧紧盯着金硕珍不放,戒备的态势在一片讨好的目光里显得格外突兀。

  或许这孩子还不是很懂向导对于哨兵的意义?金硕珍忍不住自欺欺人地想。再看看周围显得十分乖巧的孩子们,他不禁觉得又有些忧愁又有些满足,心情十分复杂地开始第一次的授课:“很好,看来大家都意识到如何用正确的态度去探索精神领域了,那么我们就来开始第一课,想象。”

  小哨兵们愣住了。

  这才是正确的反应嘛。

  金硕珍忍不住又去确认了田柾国的情绪,似乎和旁人一样,更多的是惊讶,他才稍稍放下心来,继续更详细的讲解:“作为哨兵,你们的五感已经十分敏感了,但是,以向导的视角来看,你们的精神领域要更加敏感。强行探索你们的精神领域,发掘你们精神领域的内核,或者强行呼唤你们的精神体,可能会形成内部的精神冲击,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我希望你们能够放慢脚步,静下心来,首先寻找一个精神领域的保护者,随后,在这个保护者形象的陪同下,对自己的精神领域展开探索。”

  “是不是……”

  “可我们……”

  有几个孩子争着要问问题,金硕珍微笑着看着他们用眼神决定了顺序。

  “老师,我们明明是哨兵,哨兵的职责就是去保护,难道我们还需要在别的什么东西的保护下去探索自、己、的精神领域吗?”

  小哨兵在“自己的”三个字上重重咬牙,金硕珍差点儿被他逗笑了。微笑着点评了句“好问题”,他便转向另一个学生,一个若有所思的女孩子,“你想问些什么呢?”

  “我觉得,听了老师的话,我觉得精神冲击是不是就像我们吃饭时菜里放的盐?如果我们像没觉醒时一样拿起来就用,”说着,她还做了个撒盐的动作,“现在的我们吃起来就会像毒药一样?”

  金硕珍忍不住给了她一个赞许的眼神:“完全正确。这就是为什么我需要你们给自己设置一个保护者的形象。大家应该都体验过觉醒,我相信你们在觉醒的时候应该,呃,都不那么平和。我想,你们体验过觉醒之后应该更能理解,如果你们抱着打破桎梏、一味向前的心态去探索自己的精神领域,你们很可能会找到错误的东西,甚至是伤害自己。所以,你们需要给自己一个保护者的形象,它存在的目的并不是保护你,有时候你们可能还要保护它。它存在的真正意义,是为了让你们自己冷静下来,是让你们更清楚的认识自己的内在,避免不必要的冒险。”

  金硕珍满意地看着孩子们都开始若有所思,循循善诱:“具体来说,你们可以想象一个会无条件保护你的人,你们可以想象你们的父母、兄弟、亲人、朋友,医生、消防员、警官、战士,任何你们觉得能够保护你们的,任何。”

  金硕珍一边举着例子,一边小心的伸出精神触手,感受着周围的情绪波动。

  虽然孩子们看起来理解了他的意思,也在顺利地展开想象,但正安抚着小哨兵们的金硕珍清楚,这些孩子们对某些社会关系指示词有着非常负面的反馈,如果放任他们互相影响,很容易造成极大的事故。就他自己的经历,每一届都会有几个人际关系严重受挫的哨兵,很难找到合适的想象,他们甚至需要三天到一周的课外辅导来完成这个任务,这一届足有两三个这样的哨兵,绝对能够轻易催发整个课堂的混乱。

  那个田柾国看起来也是这种棘手的哨兵。

  但他看起来会是个很好的哨兵,金硕珍想把他救回来,于是他伸出精神触手柔软的围住田正国。

  但出乎意料的是,虽然田柾国对所有社会关系都给出了消极反应,却不是以狂躁的方式。

  而是冰冷,和难以置信的漠然。

  金硕珍作为老师处理过这样的情况,但这次和上次又有很大的区别。

  “你们还可以想象你们的信仰,或者偶像,比如你们在课本上见过的那些伟大的哨兵和向导,”金硕珍试探着提出别的选项,用更多的精神触手包围住田柾国,一点点往底线退,全力侦测着田柾国的每一丝反应,“甚至你们的宠物也可以。”

  两个顽固分子看起来也在想象了,但田柾国还是茫然地戒备着他。

  金硕珍担忧的看着田柾国,压下心底的为难:“大家可以闭上眼睛,仔细想象自己保护者的形象,为它添加一些细节。注意,想象的本质不是追求真实,是让本身能够觉得舒适和放松。”

  除了田柾国,大家基本都闭上了眼睛。

  金硕珍迟疑了一下,走向田柾国。

  田柾国还是在防备着金硕珍,但看着周围的同学正逐渐地完善自己的想象,他变得越来越尴尬,戒备的姿态也慢慢松懈下来。

  田柾国轻轻咬住了嘴唇。

  他在体能啊五感上明明做的很好的,他不想落后。

  他犹豫了一阵儿,最后绷不住小声问:“老师,我可以想象一些没有生命的东西吗?”

  金硕珍身子微微一震。

  “可以啊。”金硕珍压着情绪和声音,尽量笑得温和明媚,“只要是能保护柾国的东西都可以。”

  田柾国这才点了点头,随即垂下了眼睛,静静地开始想象。

评论(10)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