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好牙

Mr. KIM 和所有温柔坚定的人。

睡美人 [BE预警]

#看多了拉郎视频最后在HP AU和童话AU里选了这个梗

#虽然想着发刀但是和小甜饼(自封)一起写的

 

 @锦书 

 

  古老的城堡里沉睡着美丽的公主,

  只有真正的勇士能破开层层的荆棘,

  前去将美丽的公主吻醒。

  

  “你可愿成为传说中的勇士?”

  “我愿意。”

  

  嘛,传说可能大体上没错。

  但城堡门前这个死幽灵是怎么回事!

  闵玧其第309次被幽灵先生打败,气呼呼地瞪着面前的幽灵。

  “喂!你丫是不是有病!想不想让公主醒过来了!”

  “格格格格,自愿公主平安。然汝非良人,故而常败。”

  幽灵先生笑眯眯地,长刀一收就是个斯文禽兽,一点儿也看不出来一招刚刚抽翻闵玧其的模样。

  好气哦。

  闵玧其就地生火,掏出面包和香肠。

  他败在这死幽灵手下第124次之后就放弃了去森林外找人干架练手,因为森林外,稍近一点儿的地方已经没有武士能做到看见闵玧其不跑了。而闵玧其也不得不直面这个事实——想要打败这位幽灵先生,只能通过和他对战慢慢升级。

  一日三次只能和一个对手打架,还打不过他。

  这真是一件极端郁闷的事情。

  香肠烤热了,幽灵先生好奇地凑过来,眼巴巴地看着闵玧其吃东西。

  虽然被那个打不过的对手盯着吃饭的感觉真的很奇怪,但闵玧其已经不再试图给死幽灵喂吃的了。

  他在死幽灵面前吃第一顿饭的时候曾经试图投喂以讨好对方,甚至递出去一大块香肠。然而这死幽灵除了战斗时间没有实体,那块香肠从他的指间直直地掉到了地上——第二天闵玧其还被恩将仇报地以浪费食物为由头被抽的三天没起来。

  算了,打不死的话,就馋死这个死幽灵吧。

  闵玧其也十分哀怨地撕着面包。

  幽灵先生觉得闵玧其其实想撕的是自己。

  但如果能吃到面包的话,哪怕变成面包被撕了他也愿意啊。

  幽灵先生也十分哀怨地盯着被撕的面包。

  “吾生前定善于此道。”

  幽灵先生突然说。

  “什么?什么道?武士道吗?”看见对方盯住面包的视线,闵玧其愣了愣,难以置信地小声问,“还是说,难道你其实是个厨子吗?”

  “非也。吾生前定为武者,然擅庖厨事耳。”

  请说人话好么。

  闵玧其艰难地理解了对方的话,突然笑了。

  “说起来,没准你真和那位传说中的武士是一个年代的。”

  “何人?”

  “金硕珍,听过吗?”

  幽灵先生摇了摇头。沉默片刻,突然又说:“耳熟而已。”

  “当然耳熟,你肯定是他的模仿者,那时候有很多人都模仿他。”闵玧其笑着说,“他不光武艺高强,锄强扶弱,济世救民,而且相貌超群,气质高贵,有传说他是世家子弟,但是他特别擅长制作美食,看着一点儿也不像世家子。”

  闵玧其突然沉默下来。

  幽灵先生很识趣的没有追问。

  “汝适集,可购入蒜若干,油少许,吾示汝饮食之道。”

  

  我只是为了自己吃的更好。

  抱着蒜头和橄榄油回来时闵玧其咬牙切齿地想。

  但是幽灵先生看起来很高兴。

  指挥着闵玧其用心爱的佩刀把香肠和蒜头仔仔细细切了片,夹在面包里抹匀了橄榄油放在火上烤,幽灵先生一面对闵玧其的佩刀表示了鄙视,一面又对那个香味赞不绝口。

  闵玧其没理他,估摸着烤好了两三口就把东西吃掉了。

  幽灵先生看着他吃完,突然说:“若非汝心急,吾可示汝香料,添之其味更美。”

  如果不是这死幽灵已经死了,闵玧其发誓他早晚要打死这个死幽灵。

  不过今晚的晚饭确实好吃多了。

  闵玧其想了想,看了眼自己的佩刀,又给自己做了一个。

  幽灵先生看了看闵玧其,悠悠的飘走了。

  闵玧其突然觉得自己的良心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不安。

  “喂!死幽灵!下次教我做别的吧!”

  幽灵先生没搭理他,自己走了。

  闵玧其盯着城堡门口的空门看了很久,看得面包都烤糊了,才决定放过了这个机会。

  

  第900次败给幽灵先生的时候闵玧其已经能够直面自己的失败了。

  “我说,可能除了金硕珍之外,没人能打过你了。”

  “吾不识金硕珍,然可与之一战。”

  “不不不,金硕珍已经消失很久了,没人知道他在哪儿。”闵玧其顿了顿,“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后裔在哪儿。”

  “然,实为憾事。”

  “我说,你天天这么说话不累么?”

  “此为书语,千古一系。吾乃游魂,未必能灭,唯书语能通万世。”

  “对哦。那在我之前是不是有过许多厉害的人?”

  “然。”

  “有金硕珍吗?”

  “吾不识金硕珍。”

  “哦。那有比我更强的人吗?”

  “然。而强者难持恒心以破关,不成而去者甚多,不能持而退者亦多。”

  “哦。我说,他们走的时候,你是不是觉得特别难受?”

  “非也。既非良人,去之为善。”

  “如果我就这么走了呢?”

  幽灵先生沉默了一阵。

  “来者不问,去者不追。”

  那天闵玧其吃了很多的面包和香肠,就是冷冰冰的,用佩刀随便切来吃。

  其实他已经有了固定的火坑和小房子了,小房子里瓶瓶罐罐的都是调料和一些算是好保存的食材,都是幽灵先生让他买回来或采集回来,又亲自教他如何进行处理的。但是想起来,其实一个武士吃那么好干什么。

  但是能吃的好为什么不吃?

  闵玧其气到要死,出门打猎,厚厚的抹了香料烤肉,还专门往城堡扇风。

  烤到第三块的时候幽灵先生出来了:“汝行颇不当!既不为食,何辜滥杀!”

  “少废话!老子拿着当干粮!”闵玧其生气的吼回去,“你居然说老子和你打趴那群弱鸡一样!老子要回家了!”

  “去!去!去则莫归!”

  “你想得美!你叫老子走老子还偏不走了!”

  

  第901次挑战前,森林里来了另一个人。

  年纪很轻,反应很快,一身的腱子肉看着就唬人。

  闵玧其看着幽灵先生和对方打了几百个回合,最后还是很无耻的仗着幽灵没有生理需求和真正的体力消耗才撂倒了那个臭小子。

  闵玧其心里咯噔一下。

  总觉得快到手的牌被人截了胡。

  但那小子歇够了,起来和幽灵先生说了会儿话,就收拾东西要走。

  闵玧其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追上去问了,才知道原来这小子是金硕珍家里一支表亲,听说金硕珍就是在这片儿失踪了,那之后家族里但凡是能打的,都会出来找金硕珍——家族里出来这么传奇的武士,就算死在外面了好歹也要把尸骸收回去。

  闵玧其请臭小子吃了顿饭,用了幽灵先生教的手艺。

  臭小子狼吞虎咽,一口也没给闵玧其留。

  不过闵玧其也得到了报偿。

  臭小子吃的不亦乐乎,不自觉溜出一句“离开家好久都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回去之后闵玧其没说什么,只是和幽灵先生对打的时候更认真了。

  幽灵先生感到很奇怪,但是也没有追问什么。

  不能怪他,他现在是个幽灵,一个幽灵还能想什么。

  闵玧其咬着牙给自己上药,恨恨地想。

  

  那之后两个人照样对打,幽灵先生也照样教闵玧其煮饭。

  只是闵玧其学煮饭学的越来越不用心,幽灵先生也看得出来,渐渐也不再试图教闵玧其煮饭了。

  对方的疏远闵玧其当然感受的出来,只是闹心也没办法,他得尽快打败幽灵先生。

  那臭小子肯定知道幽灵先生的真实身份,保不齐是回家搬救兵了,他不快点打败幽灵先生,第一个进塔的保准是那个臭小子了。

  这么想着,日子像按了快进键一样,飞速往前进。

  闵玧其第1204次被打翻在地时终于在金硕珍手下坚持了一百招。

  他像往常的每一次一样,输了之后茫然地望着天,想着这日子还大概要多久。

  然而,这一次,幽灵先生却走过来扶起了他。

  “恭喜!汝已自证,请随我入城堡。”

  闵玧其一把抓住幽灵先生的手,仿佛刚被打趴下的是另一个人:“你能实体化了?”

  “非也。”幽灵先生格格笑了,“因汝已自证,吾使命已成,因此得以实体为汝送行。”看了一眼森林,“汝独为入室之宾,不必担心宵小。”

  闵玧其只是紧紧抓着他的手:“你说完成了使命是什么意思?”

  但幽灵先生只是微笑着,带闵玧其走向城堡。

  闵玧其突然意识到。

  在他这次被打倒的那一刻起,他所认识的那个幽灵先生,不在了。

  面前是终于达成了使命后,灵魂剩下的那一缕残像。

  闵玧其终于放弃了挣扎。

  他在万万没想到,只是因为他一心想在那个臭小子之前进入那个城堡。

  却因此丢了他的幽灵先生。

  

  “不过也没差,就算是别人打败了你,你也会消失的吧?”

  一片寂静。

  已经丧失了灵性的游魂没有回答。

  

  闵玧其沉默地跟着对方穿过层层绿植覆盖的城堡,来到了公主的卧房。

  那里是比城堡所有地方都要更浓重的漆黑。

  闵玧其叹了口气,不发一言的开始清理卧房里层层的植被。

  当第一缕阳光透进来,他恍惚听见:“玧其啊,不要叹气。”

  他如遭雷击。

  那是幽灵先生的声音。

  他难以置信的回过头,看见在阳光的照射下,床上覆盖着的那些魔法植物正在褪去。

  

  一位金发美女沉沉的卧在床中,床边伏着一位眉目清秀的年轻武士。

  那正是他的幽灵先生。

  传说中的金硕珍。

  我找到你了。

  闵玧其心底突然一阵狂喜。

  “我找到你了。”

  他喃喃地念着,忘记了自己还在清理藤蔓,一心向着金硕珍走去。

  “我找到你了。”

  他跪在金硕珍身旁的那片绿植中,小心地抚摸金硕珍的头发。

  他几乎没注意到脚边的绿植正在缠绕上来。

  他沉浸在那狂喜中不能自拔。

  他失去了他的幽灵先生,永远的。

  如果这是世界上他唯一能留下的告慰的话,他情愿和他的幽灵先生永永远远地一起沉睡在这黑暗里。

  

  但是,如果真心实意的吻能唤醒金硕珍的话——

  

  “这是你的选择吗?”

  低沉的女子声音响起。

  “是的。”

  闵玧其的吻落在金硕珍面颊上,他戒备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魔女。

  “你不想吻醒公主吗?你真的看清公主的脸了吗?”

  闵玧其投过去一瞥。

  “嗯,是长的很美,但看起来不会煮饭的样子。”

  说着,闵玧其唇角浮出一个浅淡而甜蜜的微笑,他轻轻搂紧了还在沉睡的金硕珍,在对方的唇上轻轻吻了下去。

  

  魔女看着这一切发生。

  

  “真遗憾啊。”

  她说。

  

  她的公主向她许愿,想要一份真挚而又传奇的爱情。

  于是她让她的公主等了一百年,终于等到了命中注定的勇士。

  可勇士却爱着另一个人,没有吻可以用来唤醒公主。

  她为了她的公主做了那么多,怎么能容许这种事发生?

  

  她取出了她的水晶球。

  如果闵玧其不愿意成为吻醒公主的那位勇士的话,还有谁可以?

  水晶球中浮现了一张眉目清秀的脸,火光将他的容颜映得温暖而柔软。

  就是他吧。

  魔女想。

  

  “你可愿成为传说中的勇士?”

  “我愿意。”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