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好牙

Mr. KIM 和所有温柔坚定的人。

A.W.A.K.E.-W

11

 

  那之后,就像上一次一样,金硕珍很快就出院了。

  而这次来接他的人,和把他从神游里唤醒的人一样,是金南俊和田柾国。金硕珍礼貌地笑笑,接过了驾驶的位置——金南俊开车总是横冲直撞的,所以到现在也没有哪个城市愿意给他发驾照,只有回了塔里才能过过瘾。金硕珍倒是不介意车子颠簸一点,但是田柾国看起来已经快要吐了。

  “走吧,作为庆祝请你们吃东西。”

  田柾国生无可恋的眼神顿时亮了起来,连带着他身边看起来病歪歪的小狗也竖起了耳朵。

  相比之下,虽然金南俊看起来也很开心,但是他身边的巨熊依旧安安稳稳地趴在那里睡觉。

  “南俊有什么想吃的吗?”

  金硕珍说着,眼神动摇了一下。

  两个哨兵都敏锐地从后视镜里捕捉到了这丝变化,只是田柾国并不明白原因,而明白的金南俊却无法把这个原因摊开来解释清楚。于是他只是满怀期待地说:“虽然知道哥刚出院,可是真的好久没吃到哥做的饭菜了,哥能稍微给我们做一点吗?年糕汤可以吗?”

  巨熊的耳朵动了动。

  “好吧。”金硕珍看了眼看起来难以置信的田柾国,“不过柾国还没试过我的手艺呢。别担心,哥对做饭还是挺有自信的。”

  金南俊立刻捧了场:“珍哥的手艺比食堂好多了,我和智旻在外面执行任务的时候最想念的就是哥煮的汤,这几天一直没喝到,总觉得好像自己还在执行任务一样。”

  金硕珍被夸得有点儿脸红,格格的笑了。

  田柾国情不自禁地瞪大了眼睛。

  他入学时间不长,所见过的哨向关系其实只有金泰亨那样的。

  所以他还以为,是哨兵的话,不管是否能够真正拥有某个向导,只要在有机会的时候,甚至只是曾经有过那个机会,都会强烈地排斥所有的竞争对象,甚至显得凶狠而狂暴——他去唤醒珍哥时在病房外遇到了金泰亨,那时的金泰亨看起来已经不仅仅是浑身杀意,那强烈的怨恨甚至几乎让他的眼睛滴下血来。

  田柾国一直以为将要和自己抗争的对手是这样的对象。

  所以当时一走进病房,他就放出了自己的精神体。

  虽然还是只小奶狗,但听来给他们代课的朴智旻说,他入学这么点儿时间就有了精神体已经很厉害了,虽然还没什么威慑力,但是潜力还是有的吧?田柾国是这么想的。但是当金南俊走进来,看见田柾国的小奶狗,一言不发地放出了自己的巨熊时,那个根本不把他当对手的神情还是狠狠地刺伤了田柾国。

  如果真的要竞争的话,这个人绝对是自己最有力的对手。

  但是出乎意料地,金南俊虽然在种种意义上都强有力地压迫着他,对他讲的话却异常柔和。

  他只是叫他专心握着珍哥的手,在心里认真地呼唤珍哥的名字。

  田柾国不明所以,憋屈巴巴地照做了。

  一天多以后,在田柾国实在累得不行睡着的时候,珍哥醒了过来。

  那时田柾国比金南俊醒的晚了些,但金南俊说的话他还是听到了的。

  如果没听到的话,就不会觉得这一切这么奇怪了。

  玧其哥之前说过的话田柾国都还记得,推测出那些话指的是谁并不难,难的是把那些话和现实联系起来。

  和处处给人压迫感的印象不同,金南俊在追求向导的时候显得格外的温柔灵巧,尤其是今天这样不着意的奉承更是信手拈来——甚至有一些小意讨好的味道在里面。如果说是金硕珍当时却没有被这样的金南俊感动,偏偏选择了金泰亨,那不免显得金硕珍挑哨兵的口味太差;但如果说是因为那时候金南俊对金硕珍没有感情,看他现在的表现,田柾国也是绝对不信的。

  所以现在看起来,这一对就很神奇。

  田柾国怔怔地望着那两个人的互动,不知不觉连嘴巴都张开了,显得傻乎乎地。

  就连金硕珍问他有什么想吃的好去叫外卖都没听见。

  还是金南俊严厉的瞪了他一眼他,怼了他一下才回过神。因为太过慌乱,竟然一时想不到有什么想点的,傻乎乎而十分肯定地表示也想试试哥的手艺。

  金硕珍楞了一下,又愉快地笑起来,故意地接了句柾国这么信任我好开心。

  其实他倒是能感受到田柾国说完就后悔了,但傻乎乎的小孩太可爱,他忍不住想逗逗对方。而且朴智旻他们的肯定在前,他的手艺总不会让小孩吃不下的。

  这么想着,他买了食材带人回了宿舍。打发金南俊去把朴智旻他们叫来,想了想,又让田柾国去叫闵玧其。

  金硕珍不用仔细想也知道,虽然他只让金南俊去叫了朴智旻,但后者一定会至少把金泰亨和郑号锡都叫上的;而从金南俊正式服役开始闵玧其一直避着不肯和对方见面,这种时候也只有让田柾国去叫才叫得动吧。临出发的时候显然两个人都大概猜到了自己的意思,估计这几个人都会准备好了再来的。

  他也知道这怎么看都是个修罗场,但是——

  金硕珍微微低头,专心地准备料理。

  有些话金硕珍一直没说,今天也不会说。

  但是有些问题还是要面对的。

  比如郑号锡。

  当年在带郑号锡的向导班时他就做出过带了一堂课就因病退课的事,而现在,他又顺从于塔的意志,出手夺走了郑号锡的哨兵——更为讽刺的,是当年正是金硕珍自己批准了金南俊和郑号锡的组合申请,甚至是他自己把两个人叫到了办公室,亲自做了领塔外任务时最后的警示和祝福。说实话,就连金硕珍自己也不敢相信,郑号锡现在还能对他这么温柔。

  再比如金泰亨。

  当年是金泰亨放开了他的手,而大家选择性地遗忘的,是金硕珍也没有牵住对方的。他们分开得轰轰烈烈,而朴智旻搅和进来更是一阵波涛轩然。金硕珍对此不是毫不知情。虽然没有真的带过朴智旻那一届的向导,但朴智旻作为当届的优秀学生,不少次来找他问问题,金硕珍对对方的了解不可谓不深,对于朴智旻主动找上金泰亨的事,金硕珍也是暗中支持的。

  还有,比如闵玧其。

  而闵玧其,是他在塔里这么多年,唯一觉得处处抱歉,又可以说好不亏欠的人。当年和自己的绑定失败后,闵玧其想过要和郑号锡定契约,却最终没有成功;而后来的朴智旻又定下了金泰亨——似乎每一件事都和金硕珍没有关系,从这些事发生的时间顺序来看也确实不能说有。但望着闵玧其的眼睛,金硕珍却能看见,对方每一次的失败都和自己息息相关。就像这些年的谣言里,不管和他搅在一起的是金南俊还是金泰亨,甚至是田柾国,闵玧其从来都没能把自己从这些谣言里摘出去,甚至越卷越深,而这样的结果,唯一的原因就是闵玧其根本没有想过把自己摘出去。

  金硕珍对这些一直心知肚明,即使他从不肯表现出他的明了。

  他沉默地收拾好所有的肉类和泡菜,静静地洗去刀具和砧板上染满的血腥和殷红。

  一个好的向导并不一定是个好人。

  一个备受尊敬的人也不一定是好人。

  “哥,我来帮忙吧。”

  背后响起有些哑的烟酒嗓。

  金硕珍瞬间整理好情绪,回头明媚地微笑,看见闵玧其一脸漠然和他背后的田柾国,后者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显然是在用那双无邪的大眼睛在无声地询问自己可以做什么。

  “那帮我把这些蔬菜处理一下吧,萝卜红薯这些都要削皮,还有这些菜都要洗的。”

  金硕珍指使着两个哨兵,笑容显得相当的轻松愉快。

  于是闵玧其也笑了,摇摇头又一本正经地开始收拾萝卜。田柾国看了看两个人,也向金硕珍咧咧嘴,在闵玧其旁边蹲下来一起收拾。金硕珍望着这两个人,突然问了句“玧其想吃什么吗?”

  “都行。”闵玧其顿了顿,“柾国有想吃的吗?”

  田柾国突然被点到,吓得看了看金硕珍,看见对方温软的笑意又转回去盯着闵玧其,小心翼翼地回答都行。

  “都行真是世界上最难做也最好做的菜啊。要不然就鱿鱼炖鸡肉好了。”

  那是什么菜?田柾国再次因为惊吓瞪大了眼睛。

  “那算是什么菜啊,就是随便坐也应该做点儿正常的菜吧。”闵玧其不经意似的说,“就算不是真正的饯别宴,至少给他们留点儿想起来会觉得开心的部分好吧?”

  田柾国手一顿。

  闵玧其正好处理完一个萝卜,放下了萝卜随手敲了下田柾国的头:“干活。”

  田柾国“嗯”了一声,手上的动作却乱了。

  这几天他一直跟着闵玧其蹭伙食,那些背着金硕珍的流言蜚语也听了不少,但都是说珍哥很大可能是要留下,而最后哨兵大概不是他就是金南俊——难道珍哥其实还是要走的?

  田柾国正胡思乱想,一双手从他手里拿走了削皮刀和红薯。

  “你这样乱削的话一会儿就没法用了哦。”

  田柾国抬头,正看见朴智旻笑意盈盈的眼睛。

  他不由得又是一怔。

  那双眼睛温和又柔软,洋溢着某种田柾国求之不得的暖意。

  田柾国下意识地望向金硕珍。

  而金硕珍正对着朴智旻笑:“你来了,他们呢?”

  “他们也帮不上忙,所以在哥的房间自己玩儿呢。放心,号锡哥在,他们没事儿的,再说泰亨到了哥的房间里从来不敢捣乱的。”

  朴智旻说着,专心于手里的蔬菜,一点儿也看不出是在对自己哨兵的前可能向导说话。

  “不帮忙就出去等着,碍手碍脚。”

  闵玧其又用削皮刀柄敲了下田柾国的头,田柾国懵了一下,又望向金硕珍。

  “柾国啊,你先去玩儿吧,一会儿哥就煮好饭了。”

  田柾国突然意识到,闵玧其可能说的是真的。

  金硕珍或许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他或者金南俊心意相通,所以这种时候,看到自己的尴尬也只会让自己离开,而不是为自己开脱。

  于是他离开了厨房,怀着不知是心有不甘抑或是别的心情。

  估摸着田柾国走了足够远,朴智旻才带着笑意又开了口:“所以,珍哥你是不是真的决定要走了?”

  金硕珍看看对方看不清神色的眼睛,没有费心去分辨对方散发出的一丝隐晦的情感,而是大大方方地说:“大概是,但我还是要看看和柾国到底有没有可能的。”

  朴智旻的笑容僵了一下,随即笑得更加灿烂:“南俊哥真的没有可能吗?哥你好残忍哦。”

  “他算是个选择。”

  金硕珍简短地说,调好了电饭煲,开锅下油。

  在油脂细小的沸腾声里,没人问到金硕珍如果不把金南俊当作真正的选择,为什么会答应塔里和金南俊也进行接触。

  只有闵玧其,在肉类倒进油锅而发出细细密密的爆炸声时,丢下了手里的东西,抱怨似的说了声“好吵我先走了”,就离开了厨房。

  在这细小而嘈杂的声音里,朴智旻小声地咕哝:“真不知道哥是怎么想的。”

  金硕珍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

 

评论(20)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