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好牙

Mr. KIM 和所有温柔坚定的人。

A.W.A.K.E.-A

07


  虽然身体重伤初愈,但金硕珍的精神领域还留着一道巨大的伤。闵玧其带着田柾国一气胡搅蛮缠,金硕珍很快就露出了倦色。见状,闵玧其就招呼田柾国一起走。小孩不太情愿,但金硕珍没有留人的意思,他只好委屈巴巴地跟着闵玧其走了。

  关门时田柾国偷偷往里瞄了一眼。

  金硕珍已经微皱着眉合上了眼睛。

  田柾国心口一酸,小心翼翼没有发出声音。

  直到走出了房间所在的走廊,田柾国才鼓起勇气叫住闵玧其:“闵教官。”

  闵玧其懒洋洋地哼了一声算是答应。

  “我知道闵教官并不想负责我。”

  “不完全对。”听说了不少有关田柾国的敏锐,闵玧其对于他的提问倒是毫不惊讶,“我谁都不想负责。但之前对你我是有一点儿私心的。他见到你那天就想把你托给我,但我觉得如果同意,你可能会碍我很多事。之前对你不好是在迁怒你,我应该说声对不起。”

  但是你并不想说。田柾国审视着对方有点儿傲慢又慵懒的表情,斟酌了一下措辞:“所以,你还是不想答应的,现在你只是因为珍哥救了你所以不好意思拒绝。”

  “Bingo。”闵玧其嘲讽的冷笑,“这想法对你来说很难理解吗?”

  田柾国迎上闵玧其刺人的视线,摇了摇头。

  看起来田柾国也没有生气的样子。

  闵玧其耸耸肩:“他说看见你就会想起曾经的我,我猜你应该会理解的。别看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我不是那种看见过去的自己就会心软的人。你也别觉得这是什么幸运的事。”说着,闵玧其咬了咬自己的脸颊内侧,似乎是要把接下来的话吞下去一样,但他最后还是说了下去:“或许之后你就知道了。等你能当教员的时候就会知道被他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他是个残忍的教员指导,”闵玧其苦笑,带着满满的自嘲,“他总是觉得再有一次机会的话就能纠正自己的错误。他可能没想过,有些错误更适合留在那里再也不要想起来。”

  田柾国静静地看着闵玧其。

  闵玧其也静静的看着他,就像看着当年失败的自己。

  是因为珍哥?还是因为那个他连名字都没有说起的向导?

  田柾国沉默地思索着,思路纠缠起来,他被困在那里走不出来。

  但看着闵玧其刺人而又暗藏伤痛的眼神,田柾国突然觉得,那个对他来说亲切又和善、仿佛他人生中第一道光明的珍哥,其实是一个残忍的人。

  自己当初对珍哥的戒备或许并不是毫无理由的。

  他胡思乱想着。

  “什么都别问。臭小子。我不会像他一样一一回答你的。”

  闵玧其看着若有所思的田柾国,转身只留下一个背影。

  金硕珍这边,闵玧其走了不久他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对一个向导来说,不管受伤与否,和一个熟悉的哨兵在一起对他的精神状态总是有些好处的。但不是说同时应付两个,尤其是这两个人中有一个故意挑起了事端,目的还在于突破一个向导的防线的时候。就算是平时金硕珍也很难很好的对付闵玧其布下的陷阱,在精神领域受创时这就变得更加棘手。

  再加上田柾国的敏锐,这让金硕珍即使睡着也不能停下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

  刚刚争吵的场景在他的梦里一遍遍循环播放,他像个精神病人一样一遍遍地审视着自己究竟透露了什么,透露了多少,一遍一遍推敲,直到一只毛绒绒的、金色的小爪子轻轻勾了勾他的裤脚。他吓得一抖,却没敢睁开眼睛,于是下一秒,他重新跌回梦境时,就已经换了一片天地。

  依旧是那片无垠的湖水。

  那只金色的小兽在湖水中心欢快地游动,金色的阳光透过厚重的水体落在它身上,金绿的颜色染在它眼中的笑意上,金硕珍久久地凝望着,凝望着,望着那只金色的小兽缓缓地接近了巨大水体中一处断层,在那里,透明的液体从最高处的水面,沿着波动的水体倾泻而下,宛如瀑布。

  那只小兽好奇地从水中伸出爪子,轻轻试图触摸瀑布外的空气。

  当它触碰到的一瞬,那只爪子轰地燃烧起来。

  这是个梦,你该醒了。

  梦中的金硕珍听见了这样的声音。

  我该醒了。

  我可以醒了。

  金硕珍在一片黑暗中睁开了眼睛。

  他想起了那只小兽的模样。

  映在那火焰里的,是一只金色的,还没来得及生出斑纹的美洲狮。

  他重新闭起了眼睛。

  他的精神领域,也就是那片巨大的、无边无际的湖,终于合拢、平静下来,沉沉的湖面懒洋洋地荡着一线涟漪。

  “他要回来了。”金硕珍喃喃的对自己说,“要回来了。”

  第二天一早金硕珍就去办了出院手续。院方没想到金硕珍的精神领域恢复的这么快,手忙脚乱地打了几个电话,最后是闵玧其应下了接人的差事。他来的倒是快,但一到达就自己换到了副驾驶座,示意金硕珍开车。几个小护士看着自己放好了行李就上了车的金硕珍眼睛都直了,金硕珍倒是相当温柔地笑着和她们道了别。

  “他们今天没给你安排工作,你的工作就是我。”

  闵玧其说着,窝在副驾驶上一脸困倦,脸色都好像苍白了几分。

  金硕珍有点儿担心地摸了摸闵玧其的额头,手指触到的一片冰凉让他皱了皱眉。他轻轻摸摸闵玧其的头,小声说:“玧其,把你的鹰叫出来。然后你先睡一会儿。”

  闵玧其几乎是咕哝一声就睡过去了。被突然召唤出来的鹰抖了抖毛,昨天勉强打起来的精神早就散到了九霄云外,现在看着站都站不稳。金硕珍怕它真的摔到,小心地把它托了起来,叫出了自己的大羊驼。和善的四脚兽看见那只鸟儿的模样就乖巧地在后座团成了一团巨大的毛绒绒的暖炉,让金硕珍把那只鹰鸟放进自己暖和的腹部。

  一放进去,那鸟儿就显然舒适了不少,甚至咂了咂嘴,在那个毛呼呼的小窝里心满意足地睡了。

  大羊驼看着鸟儿的模样,轻轻弯过脖子,把鸟儿围的更紧了。

  金硕珍瞟了一眼副驾上的闵玧其,对方的脸色也好了不少。

  他这才发动了车子,带人回了自己宿舍。

  仿佛是被那只鸟带着,金硕珍停车时闵玧其已经睡得相当沉。金硕珍想了想,示意大羊驼留在车上继续照顾鸟儿,自己则把意识不清的闵玧其半扶半抱地弄回了房间。停下来开门时闵玧其好像有点儿醒过来的意思,但被金硕珍小声哄了两句,便又昏沉起来,等被放到床上,可以说是登时人事不省了。

  金硕珍看着睡得死死的人,轻轻笑了。

  因为闵玧其还睡着,金硕珍便没有贸然帮对方治疗,而是打开冰箱准备给闵玧其煮顿好吃的。正盘算着要煮些什么菜,口袋里的通讯器震了起来。

  金硕珍没想到假期时会突然有工作安排,心里一紧,吞了口口水,关上冰箱掏出了通讯器。

  “金首席,我是警备官,可以请您来一下战务会议室吗?”

  警备官是位老人了,但是现在,话筒里的声音在颤抖。金硕珍心下一沉,低声说了句好。

  “如果,如果闵教官和您在一起的话,请、请他和您一起过来。”

  “好,我们马上就到。”

  金硕珍没有追问为什么,但对面似乎已经承受压力似的主动爆了出来:“金首席,上次那群狼又来了,刚刚哨塔看见它们在附近侦查,金首席,请您尽快!”

  对方自顾自说完就挂断了通讯。

  金硕珍的眼色沉了下来。

  顾不得闵玧其还睡得香甜,金硕珍直接伸出了精神触角,探进了闵玧其的精神领域。

  虽然只有一段的好睡眠,但是金硕珍留下来的影响已经被清掉不少,至少在精神领域里看到的闵玧其放松了许多。金硕珍一边略略放了心,一面又不得不通知闵玧其刚刚得知的坏消息:“玧其,你得醒过来,上次那群狼又来了,我怀疑它们出现了新的变异。”

  闵玧其背对着金硕珍,没有理会他。

  金硕珍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像是感受到了金硕珍的情绪波动,闵玧其慢慢地问。

  “如果我说我其实一点儿都不在乎那些狼,哥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自私?”

  所以虽然睡得很好,但是闵玧其还是听到了刚刚的电话。金硕珍想到这一点,顿了一下,正色说:“不,我能理解。我不会觉得你自私,我只是觉得你还不懂。”

  “那就让我懂。”

  闵玧其回过头。

  “我们通常会竭尽所能维持我们几千年来的传统,而不是打破它。玧其,我们总会希望得到一些人的帮助和认可。这很重要,玧其。这关乎你的安全,你的生活,还有,这关乎你是不是开心。玧其,如果你总是不开心,你很难好好活下去的。”

  “我知道。”闵玧其低下头,沉默片刻,又耸了耸肩,“可我还是觉得和我没什么关系。”

  “有关系的,玧其。你知道有关系的。”

  金硕珍轻声说。

  闵玧其没有反驳。

  “你说得对。我总是需要被别人认可的。”闵玧其自嘲的笑了笑,“但我偶尔觉得,这样挺好的,就让这些云留在这里也挺好的。你知道,我比别人更容易失控,或许它们留在这里的话我能过的更容易一些。”

  “我还是要把它们移掉一些的。你的精神体受不了这么高的湿度。”

  “我知道。”闵玧其的语气里渗出一种孩子撒娇般的委屈,“就,尽可能给我多留点儿。”

  “我会的。”

  金硕珍走过去,从后面轻轻抱了抱闵玧其。

  “走吧,我准备要醒了。”

  闵玧其的手轻轻覆上金硕珍的手臂,小声说。

  十五分钟后,两个人走出了房间。

  他们抵达战务会议室时另外一位正巧回塔的首席,方首席,已经到了,正在和几位重要哨兵一起观看哨塔传来的实时影像。金硕珍进门时正看见狼王和他的新狼后意味不明的眼神,还有几只年轻的骨干狼显而易见的试探行为。

  那很奇怪,一般来说狼群撤退后不会这么快来报仇的。而且,狼群打算报仇的时候也并不会做这么多试探。

  而且很明显,金硕珍能看出这些动物在做什么计划。

  “他们是不是,”金硕珍说着,自己却都不太相信,“在讨论战略?”

  方首席的眼神沉重,缓缓点了点头。

  战务会议时里蔓延开一阵沉默。

  这些变异动物们的强壮已经让人疲于应付,如果这些动物再变异出智慧——

  “所以,最近这边大范围的野外卫星塔倒塌事件不是意外。”方首席缓缓地说,“它们已经有智慧了,但是我们还不知道它们想要什么。”

  “或许暂时他们还没有比打到面前的人类更大的目标。暂时。”金硕珍眉头紧锁,“暂时。”

  “现在向军部借人可能来不及了,好在上次的物资还没有完全撤走。现在我们需要通知所有能战斗的人尽快准备。另外,因为这次战斗可能没有军部支援,我们要分出一部分人去照顾学生。”

  方首席缓缓陈述着安排。

  “我同意。但学生总是要上战场的。我建议由您亲自带领尽可能少的哨兵,尽可能把这安排成一节特殊的课。您来判断如何让他们全部留在中心塔,而我和所有其他向导直接参加作战,在学生不会进入战区和最坏情况下退守中心塔两个前提下定一个作战计划。”

  金硕珍补充。

  哨兵们互相看了看,不少人对方首席点了头。

  这次塔独自面对狼群,哨兵们可能会缺乏信心,在精神上就需要更强的引导。看现在的情形,恐怕战场上会比平时更紧张。那么,能够随时支援适宜频率的向导就更可贵——方首席的战斗经验虽然丰富,但作为已经绑定的向导,他能引导的频率十分有限。战斗经验可以由其他觉醒者填补,但金硕珍能够引导任意频率的哨兵的惊人天赋却是十分稀缺。于是,人员分配就这么定下来了。

  一边议论他的能力,一边又要利用他的能力。

  闵玧其看着正在和其他哨兵制定作战计划的金硕珍,无声地冷笑。他看着肩上还有些无精打采的鹰,靠在椅背上轻轻闭上了眼睛。


 = = = = = = = = = = = = = = =


预计七月就能集齐七龙珠进入下一阶段了。

大家别急,我也好想进下一阶段。嘤。

评论(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