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好牙

Mr. KIM 和所有温柔坚定的人。

A.W.A.K.E.-W

15

 

  把话摊开的那一天,田柾国其实不光预期自己要被珍哥冷处理,还觉得说不定朴智旻也会把自己放着不管。但意料之外的是,金硕珍反而又挤出了点儿时间,每天都会抽空和闵玧其来看看他,而朴智旻也依旧照顾着自己,甚至他的精神领域都在两个向导的反复锤炼下渐渐成型了。

  其实哥哥们真的都是很好的人。

  田柾国甜蜜蜜地想着,每天依旧跟着朴智旻,但知道了对方的心思,视线经常会随着落到金硕珍,和金南俊身上。

  他这么看了几天,倒是不太了解金南俊这个人了。

  他印象里,金南俊是个很厉害的哨兵,而且总是很冷静,也很谦逊的样子。但仔细观察,似乎说的每句话都有些深意,尤其是几个人一起围着珍哥时,经常半句话就能勾起朴智旻眼底的晦暗。

  田柾国眨巴眨巴眼睛,默默地从战圈中退出来。

  闵玧其会若无其事地问问他最近的训练情况,偶尔指点两句。

  那边被两个人围起来的金硕珍会投来说不上是宠还是感激的眼神,只是田柾国离得远了,也看清楚对方的眼神不是给自己的。

  所以自己去争个什么劲儿呢。

  他再回头看看一脸倦色不乐意掺和闲事的闵玧其,深深敬佩这哥真是看得开。想了想,有点儿怯地开口打听闵玧其最近在干什么。

  闵玧其奇怪地看他一眼,眼神渐渐沉了:“也没什么,珍哥如果要离塔,这些年经手处理的人和事都要核查和交接,我想着我明年就满役了,把我的事儿放在一起和珍哥清理了一下。”

  虽然这么说,实际上是为了帮珍哥特意去的吧?

  田柾国这么想着,忽然记起来,很久之前,自己傻乎乎地跑去说可以成为珍哥的哨兵的时候,珍哥所露出的笑容。

  珍哥说,如果做了他的哨兵,不光会被指使做这做那,还会被各种不顺心的事迁怒。

  玧其哥对珍哥这么好,为什么没能成为珍哥的哨兵呢?

  闵玧其看懂了田柾国的神色,懒得管他。

  但过了一阵,像是被连日的疲惫和心头的情绪压垮,他没忍住开了口:“珍哥那个人,不是你对他好他就会报答的。”像是觉得这话不妥,片刻之后他自己又接下去,“这话也不对,珍哥虽然有点儿别扭,但对每个人都很好的,只是也不是他给的都是别人想要的。”

  “我懂的,玧其哥。”

  田柾国打断了闵玧其的越描越黑。

  闵玧其说多错多,也就自己闭了嘴。

  两个人一起望向还在应付金南俊和朴智旻的人。

  他们和珍哥走得近,田柾国其实懂的。

  这个人一贯对所有人好,对自己喜欢的人尤其好,只是这好都是不经心的,说的狠心点儿估计就是这人的习惯。所以对人好的时候体贴入微,把人宠上天去,但等到他不喜欢了,金硕珍也可以是世界上最狠的人——泰亨哥就是那个活生生的例子。

  “你懂了就好。”闵玧其的语气里染透了苦涩,“我最近也在挑外塔的向导了。”

  田柾国猛地扭头看向闵玧其,脖子都甩出了“喀”的一声。

  “别的塔给珍哥寄了不少资料,他已经在看了。我也是跟着他。”闵玧其眼神平静,却到底隐隐带了意难平,“智旻是个好孩子,但说真的他一句话总能转出八个意思,而且他和泰亨的事儿有点儿棘手,你别搅合的太深了。”

  田柾国不说话。

  闵玧其揉了把他的头发:“说真的,你现在哪儿都不够看,想向导的事儿还太早了。”

  田柾国低下了头。

  半晌,他哑了声音问:“那泰亨哥呢?”

  闵玧其有点儿惊讶了:“他?别想他了,你和他不一样。”

  田柾国这回真的不肯说话了。

  等塔里又来找金硕珍,他叫上闵玧其走了,金南俊撂下一句“去帮珍哥取邮件”告了别,朴智旻才去接管田柾国。离老远就看见少年像只淋了雨的小奶狗,大大的眼睛满满的委屈巴巴,也不知道到底是向着谁的。

  朴智旻被看得莫名心虚,笑眯眯地带田柾国去在役器训室玩。

  倒是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郑号锡上身穿了件几乎要被汗浸透的工字背心,正在做第二组训练。看见先进来的田柾国时一时还没想起来是谁,看见朴智旻才想起来,便开朗地笑笑,继续训练。

  田柾国偷偷地欣赏起郑号锡上身比自己的还要漂亮流畅的肌肉线条。

  说实话,比起向导,郑号锡更像一名哨兵。

  “其实我一直以为自己会觉醒成哨兵的,从小我的五感就比Mute敏锐很多。”猜到了田柾国的想法,完成了一小节,郑号锡笑着说,“不过现在也不错,塔里对我没什么限制,所以我平时也都是把自己当哨兵的。”

  像是专门说给田柾国的。

  朴智旻往郑号锡漂亮的上臂线条上摸了一把,随口问:“你平时不是都去实训场吗?今天怎么来这里了?”

  “泰亨今天状态不好,我让他去实训场自己想办法发泄一下。”

  “哦。他怎么了?严重吗?”

  “不好说,不过看着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你没帮他调整?”

  “我怎么帮他调整,再说我平时也就给南俊调过,你也知道我的。”

  朴智旻不免透出些担心的神色。

  “要不你去找他吧,小朋友我先带着。”

  朴智旻犹豫着。

  “哥去吧,我可以先做一组训练。”

  田柾国懂事的接话。

  朴智旻这才笑笑,匆匆离开了。

  郑号锡打量着田柾国,半晌都没再继续训练。田柾国被他盯着也不太敢动,两个人相对无言,最后郑号锡笑了:“真希望泰亨能像你这么乖。”

  田柾国一头雾水,又有点儿不乐意。

  “哥哥跟你说句好话,”郑号锡的笑意又深了点儿,却有点儿嬉皮笑脸的意思了,“智旻喜欢乖一点儿的,我们在外面的时候泰亨天天作,他都快烦死了,要不是记着要把泰亨带回来,好几次他都不想给泰亨进行安抚了。”

  田柾国听不明白郑号锡的意思,于是只是探询地盯着对方。

  是在提示他如何跟智旻哥相处吗?但听起来又有用金泰亨的存在敲打自己的意思。

  他想着,冷不防门“嘭”地被甩开,他被吓了一跳,身子都无意识地绷了起来。那边五感同样挺灵敏的郑号锡似乎是早就料到了这情况,皱着眉向冲进来的金泰亨训了一句。

  金泰亨却像没听到似的,埋头往里冲,随便找了个器械,在旁边甩下了装备开练。

  田柾国这才打量起金泰亨,只见对方脸上一条细细而深的伤口,在脸上流了一片血,正滴滴答答顺着下巴往膝盖上滴——一只手也从肩膀开始不正常的振颤着。

  这是在实训场打出来的?

  他想问,但朴智旻已经追到了金泰亨身边,几乎是跪在金泰亨身边,小心地用语言和自己的情绪去感染和抚平对方的情绪。

  那么卑微而柔软的姿态刺痛了田柾国的眼睛。

  郑号锡看着也摇了摇头。

  他向田柾国比了个小动作,两个人走出了器训室,关上了门。

  “你想跟着智旻吗?”

  郑号锡没走多远就发了问。

  “我觉得智旻哥很好。”

  田柾国防备地回答。

  “哦。”郑号锡哼了一声,听不出什么情绪,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只是顿了片刻,才接着说:“他是挺好的。”

  田柾国突然觉得心口有点儿酸。

  “为什么……”

  “泰亨心里有人,谁也取代不了。”郑号锡的声音不太对,但田柾国对他了解太少也听不出来为什么,或许就连说话的人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跟着智旻也挺好,珍哥最近越来越不好了,他早晚要把自己坑进去的,你离珍哥远一点儿也省的波及。”

  田柾国突然心口发凉。

  他在那场宴席上见过这个人,他以为珍哥是把这个人当作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那场宴席上有一直对珍哥很好也真的为珍哥的离开付出着努力的闵玧其,有真正尊重珍哥并真的在努力挽留珍哥的金南俊,有纠缠颇深的金泰亨,有对珍哥言笑晏晏却有着深沉心思的朴智旻,有作为最后一个的他——虽然他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能占据了一个位置,但他也不会愚蠢到以为这是珍哥看在金南俊或者看在这个人所处的位置上留了位置。

  但这个人说的话,听起来比内心冰冷的珍哥还要更冷。

  难道真的是因为见过的感情太多了,所以向导们都这么无情吗?

  郑号锡自己思索了一会儿,转过头正看见田柾国失望的神情。他一顿,苦笑起来:“我是跟珍哥不太熟的,他对我总是有点儿距离感。但我相信我还是挺了解他的。”

  “珍哥最近不太好是真的。虽然我向导的技能用的不太好,但是我能感应到珍哥的状况。他最近精神越来越不稳定了,你要是不怕麻烦,可以去珍哥旁边打听一下,他最近可能是接触了什么比较有攻击性的人。不过别问的太深,珍哥对你挺好的,他估计不想把你卷进去。”

  田柾国突然想到了闵玧其。

  或许闵玧其也正在努力把自己从珍哥的影响里摘出来。

  他有些苦涩地想着——或许珍哥只是嘴上说着不会走,实际还是要走的。

  甚至还要在走之前残忍的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进行一个交接。

  他突然有点儿可怜器训室里那个人。

  闵玧其解决了,金南俊和郑号锡只要放着不管就可以解决,最后只剩下他们三个了。

  他嫉妒金泰亨可以让朴智旻露出那么卑微的姿态,可是想到对方在珍哥面前就连放低姿态的机会都没有,又不免有些同情。

  “泰亨哥的伤…”

  郑号锡体贴的没有让他花太多时间在措辞上:“几个月前肩膀上留下的旧伤,伤到了筋骨,情绪崩溃的时候一只手就不太合用。我也没想到他发泄到这个地步,一会儿我会送他去医院的。”

  田柾国沉默了一阵。

  “真的没办法了吗?”

  郑号锡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如果泰亨没办法,那就没人有办法了。”

  田柾国又沉默下去了。

  郑号锡拍了拍他的肩膀,进去把金泰亨带了出来。

  再出来的金泰亨眼神阴鹜,直直地盯着田柾国。

  田柾国却更觉得金泰亨可怜,想了想,跟着他们去了医院。

  “我不会放手的,你就别想了。”

  金泰亨的语气阴测测的,田柾国听来却觉得这一字字都染着这个疯狂的男人心头的血:“你就真的不想再挽回一次?你就这么把自己的失败迁怒在别人身上?”

  他说着,注意到金泰亨那只不正常的手震颤的更加厉害了。

  “我挽回了啊。我比你们都想得到他,哥把目光放在你身上的时候我恨不得杀了你,”金泰亨笑起来,眉间眼底都是欲滴的凄怆,“但你死了又怎么样,他会一辈子痛苦,我在你身上留一道伤,哥心里就要流一回血。”

  无言深处,金泰亨低沉而痛楚的嗓音有一种甜蜜的分明:“我知道,你们都觉得哥没有心。”

  金泰亨说:“你们都没想过,一个走一步就要死一回的人,他的心怎么敢放在自己手里。”

  金泰亨一句也没有明说,但田柾国懂了。

  因为他们真的相爱过,所以如果一定有人要毁灭的话,金泰亨自告奋勇。

  于是田柾国紧紧盯着这个已经疯狂的人。

  “你疯了!你自己得不到,就想毁了别人?”

  金泰亨眼底的痛色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嘲讽侵染:“不,我拖他下水只是因为他是个向导。”

  田柾国心底一震,突然意识到,金泰亨知道的。

  有关朴智旻那点儿小心思,他都知道的。

  田柾国不再看着金泰亨了。

  他的心突然冷了下去。

  就连看着朴智旻也无法挽回。

  于是他终于放弃了,向金泰亨问出了那句想了很久的话:“珍哥到底怎么了?”

 

评论(2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