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好牙

Mr. KIM 和所有温柔坚定的人。

A.W.A.K.E.-A

04

  这次尴尬的会面至少让金硕珍学到了一件事,就是为了保证自己的进餐气氛,绝对不要让闵玧其和田柾国同时出现在一张饭桌上。本来觉得凭田柾国对自己的戒备这应该挺容易,但没想到从那顿饭起,小孩像被按下了奇怪的开关,不光放下了许多戒备,甚至看起来有点儿粘着金硕珍了。

  最开始只是下课之后不肯走,眼巴巴的看着金硕珍。

  金硕珍看见小孩主动留堂还很欣慰。毕竟田柾国的想象太另类,课上讲的他基本不适用,他留下正好可以单独辅导。别的孩子可以和自己的想象从精神领域的构建开始,但田柾国就得在金硕珍的引导下先从寻找精神体开始了。两个人在教室里边翻着动物图鉴边聊天,金硕珍的精神触手小心地围绕着田柾国,感受着小孩的情绪。

  其实金硕珍也可以先带着田柾国感受一下自己的精神领域,但上一次金硕珍试着用这种方法时可没有得到什么好结果。

  两个人翻了十几页也没什么结果,但是闵玧其的鹰已经开始用翅膀抽打金硕珍的脑袋了。

  金硕珍默默忍了两下,第三下时终于忍不住合上了图鉴,挥手撵开了那只鹰。

  田柾国被金硕珍的动作吓到,瞪着大眼睛望着金硕珍。

  金硕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温和的笑了笑:“走,带你吃饭去。”

  田柾国抿着嘴巴点头,坐在原地看着金硕珍收拾了教学笔记,突然小心地说:“老师,刚刚是闵教官的精神体吗?”

  金硕珍的手一顿。

  “嗯。”

  “老师和闵教官约好了吗?我没关系的,闵教官人也很好的。”

  田柾国腼腆的笑着,眼里是一片不安,对拒绝的恐惧,还有一点儿隐隐的期待。

  金硕珍的心底突然蔓开一阵疼。

  他他的心底涌起一股热流,犹豫了一下要怎么回答。那头鹰仿佛也感受到了金硕珍的情绪,在一旁安静地站住了。金硕珍看看那头鹰,又看了看田柾国小心翼翼的模样,心底那阵热流慢慢地冷却成一阵难言。

  最后,他挥挥手送走了那只鹰,对田柾国柔和的笑了:“我们去我们的,给他带个便当就行。”

  老师注意到了。

  田柾国想着,甜甜地笑起来,软绵绵地应了声好,亦步亦趋地跟着金硕珍出了门。

  那阵难言在金硕珍心底又慢慢化成了酸楚。他听得出背后小孩的轻快和小心,他犹豫要不要让那孩子在自己身边走,犹豫了一下,最后默许了对方在自己背后跟着。两个人默默地走了片刻,金硕珍没能忍住,说了句:“以后不叫老师也可以,叫哥也行。”

  “嗯!”

  田柾国甜甜地笑着,跟的更紧了。

  金硕珍回头看了一眼田柾国,两个人和和气气地聊了起来,吃完晚饭,金硕珍便回去了。看闵玧其吃了饭,回了房间又茫然无目的地做了点儿零碎活计,翻着本毫无意义的书看了半宿,合上的一刻突然意识到自己比平时要晚睡了能有两个小时。

  匆匆躺下,金硕珍又做了一夜乱七八糟的梦。

  梦境纷乱嘈杂,金硕珍的思绪停驻的时候只见到一只金色毛皮的四足兽。它仿佛在笑,在透着金光的碧绿湖水中奔跑,柔软的阳光和雨滴同时落在那美丽生物身上,碎成了一地流华。金硕珍看见这荒诞的场景想笑,但他笑出来的一刻,湖水突然波动起来。金硕珍隐约觉得不好。随即那美丽的生物便停下了脚步。

  仿佛是以死亡停驻,将生命献给了那片蠢蠢欲动的湖。

  金硕珍惊醒过来。

  居然比平时醒的还早。

  金硕珍告诉自己,这可能是预见了田柾国的精神体。

  果然,把田柾国叫过来,给他看了些金色皮毛的生物,小孩的视线就停留在一只黄金猎犬身上。金硕珍感受到小孩精神上的犹豫,又给小孩看了看一些有着金色皮毛的其他犬类,田柾国翻了翻,眼神停留在一只拉布拉多身上挪不开了。

  这下金硕珍倒是有些惊讶了。

  哨兵的精神体大多十分具有破坏力,至少是狩猎冲动很强的动物。塔里至今最让人惊奇的哨兵精神体是只公牛,但现在,看起来田柾国完全,呃,大概是胜出了?

  嗯,哨兵的本质是放哨,拉布拉多犬虽然破坏力看起来不够强,但是在环境侦查这方面不比别的精神体差,再说好歹这也是猎犬,体型足够的话不会比狼弱的。对,哨兵的强度也不是光靠精神体类型来评价的,战斗力、体力、精神强度什么的都很重要的。

  金硕珍自我安慰了半晌,最后也没敢告诉田柾国他的精神体可能是只猎犬。

  并且再次赶走了闵玧其的鹰,带田柾国去吃晚饭。

  结果第三天,田柾国不请自来了。

  还好我没有真的去约闵玧其。金硕珍一边想着,一边无奈地带着甜甜地叫“珍哥”的孩子去吃饭。

  可能新生食堂真的很难吃吧。

  金硕珍想着。

  等到田柾国第五次过来的时候,闵玧其的鹰终于放弃了抽打金硕珍的脑袋。

  因为闵玧其本人都放弃了约到金硕珍这件事。

  以此为要挟让我带这小子?想都别想!

  闵玧其一边扒饭,一边听着周围同事们的议论纷纷,心里一股气越烧越旺。

  要说金硕珍和哨兵们那点事儿他们已经议论了好几年了,说不出花来。而且眼瞧着狼群来袭,军部也赶来了,备战才是头等大事。为了备战闵玧其当着田柾国的面找金硕珍,结果落到这群人嘴里…哼。

  一个个本事没有,舌头挺长。

  闵玧其没理会几个硬凑上来打招呼的,吃完了直接收拾走人。

  一个个不过是来看他笑话。说实话真不用。

  自从那天金硕珍不小心漏出了去意,这些人就没消停过。看着闵玧其的表情仿佛他马上就要神游了一样。这些人也不想想,金硕珍还没真走,就算走了,闵玧其再过一年就可以追上去,而他们正在议论那个小子至少还要再在塔里服役五年,能不能成功留下金硕珍还要另说。

  这就只是金硕珍临走时想带好最后一届学生而已。

  虽然金硕珍最近没时间分给他,但闵玧其知道,如果对方真的要走,至少一定会保证他能平安撑到役期结束来找他。

  闵玧其很少相信什么人,但是对金硕珍,他真的有这个信心。

  不光是信心,还是他们互相扶持到第六年的时光。

  这些人都不懂。

  闵玧其咬着牙维持着面上的坚定,却无法忘记从塔的各个角落里听到的那些话。

  像金硕珍这样几乎没有无法对接的频率的向导是所有塔都争相邀请的。金硕珍不小心漏出来的去意自然会像涟漪一样飞速扩散,甚至已经有一些塔送来了聘书和优秀哨兵的资料。现在塔里的重要人物都在想办法让金硕珍留下。

  而闵玧其已经无数次听到,这些想办法要留下金硕珍的人们提到他,然后又沉默,再说起田柾国。

  即使他是塔里最优秀的哨兵之一, 即使金硕珍在那样的场合下说了“想着你的话真是一步也走不出去”,但是要留下金硕珍时,大家都知道他是没有用的。

  即使他是最强的教官,能一个人抗住狼群的第一波冲击,他依旧不是那个被选中的哨兵。

  那至少他还是最强的,比田柾国强了不知多少倍。

  闵玧其紧盯住带领着第二波冲击的狼王轻蔑的笑了,眯起的眼睛和亮出的獠牙一样闪着冰冷的光。

  在安全范围里,正为所有哨兵张开屏障的金硕珍先感受到了一阵异样的波动。

  那波动是哨兵正面承担了变异兽的精神冲击所导致的兽化。

  兽化,哨兵的神游症之一,顾名思义,陷入此症的哨兵将永远认为自己是一头野兽,像野兽一样活下去。

  金硕珍心脏猛地一揪,正要辨认究竟是哪一位,就看见空中一道黑影俯冲下去。

  是闵玧其!

  金硕珍来不及再想,迅速跳进一辆敞篷越野:“掩护我!”

  他身边那位小队指挥官听到这三个字就回头去看金硕珍,只一眼就被吓得脸都白了。

  “金首席!你不能到前线去!金首席!”

  他呼叫的人还没等他开口,就已经迅速地发动车子挂满档,子弹一样射向狼群中心。

  “闵玧其!闵玧其!你给我醒醒!”

  金硕珍驾车在枪林弹雨里穿梭,大声的叫着闵玧其的名字,试图引起对方的注意。但是这举动却更吸引附近的变异狼,这群已经进化出智慧的野兽意识到这是一位不能战斗的向导,反而迎着密集的火力掩护向金硕珍冲过来。这群野兽变异后速度大增,奔跑速度已经和车速相差不多,在他们的刻意逼近下,掩护火力被逐渐压缩,甚至金硕珍还没开到闵玧其身旁,掩护他的火力已经敲打在他的车后座上了。

  光是声音已经不行了。

  金硕珍看着在狼群上空低低盘旋骚扰的鹰,咬了咬牙,发动起自己的精神领域向闵玧其的压了过去。

  几乎在同一瞬,从金硕珍的左翼,一只年轻的狼冲上来,一爪子抓在了金硕珍手臂上。

  “Shit!”

  剧痛下金硕珍的左手松开了方向盘,正在兜圈子的车子差点儿就此翻过去。

  而在他的精神领域压制下,闵玧其的鹰从半空中一头跌下来。

  正巧砸在了狼后的头上。

  这一个几乎算是搞笑的变故让狼王的举动出现了一个极小的停滞。

  而就是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金硕珍成功地完成了精神领域压制,而尚不能说是清醒的闵玧其已经嗅出了金硕珍血的味道,寻着金硕珍的方向跳到了车上。金硕珍忍着疼重新握住方向盘,一面加固了给其他哨兵的引导,一面加速向火力掩护的方向赶了回去。

  因为是精神体,那只鹰即使落在狼群里也没有受伤的,不过片刻,它便抖了抖身上的水,又腾空飞起,大胆的在几头狼面前扰乱视线。

  虽然还是有些晕眩,但已经拾起战斗本能的闵玧其也抄起金硕珍车上的小型炸药丢向车后,稍微清理了车周围的几头狼,他直接抄起轻型枪榴弹,向同伴最少的那个方向发了一炮。

  这一顿乱打倒意外起到了围魏救赵的作用。被闵玧其轰炸的正是后方的狼群,它们被气浪波及而行动失衡,让前方的攻击压力就减轻很多。哨兵们纷纷抓住机会毫不留情的重创了前锋。狼群见状也不再纠缠,前锋和候补全力使出了最后的精神冲击,打算拖住哨兵,创造逃跑的机会。

  没想到,因为金硕珍撤回前加固了引导,精神冲击起到的作用大打折扣,哨兵们和军部趁势追杀了三四头狼才收手。

  已经带着闵玧其撤回的金硕珍看着哨兵大部队也开始回撤,军部动用了远程火炮作为收尾,终于放下心来,看了眼浑身血迹,面色苍白,昏迷不醒的闵玧其,向椅背一靠,也晕了过去。

评论(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