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好牙

Mr. KIM 和所有温柔坚定的人。

A.W.A.K.E.-W

14

 

  直到好几天之后,田柾国才意识到,金硕珍似乎是生自己的气了。

  他好像很久没有好好见过他的珍哥了,照顾自己的任务,也似乎从珍哥手里无声无息地转交给了朴智旻和闵玧其。

  不对,闵玧其最近也没怎么搭理他。

  为什么呢?

  因为触碰到了珍哥的秘密,哥哥们生气了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说明那个女哨兵比自己想象的,在珍哥的心里更有分量。

  田柾国郁闷的趴下去。

  他第一次承担塔里给的任务,但是这个任务真的好难啊。

  “我们柾国怎么啦?”

  知道对哨兵没法搞突袭,朴智旻远远的就唤了声。田柾国倏地起身,循声望过去,看见朴智旻正笑眯眯地和金南俊一起走过来。

  智旻哥真的是爱笑啊。

  田柾国恍惚地想着,傻乎乎地笑起来。

  “怎么看见我心情就好了?”

  金南俊看了眼朴智旻:“最近好像珍哥都没有带着你。”

  “嗯。”田柾国闷闷的,“最近珍哥好像…有点儿忙。上课的时候都急匆匆的。”

  “这样吗?我这几天也觉得珍哥看起来憔悴了不少,可能最近的物种变异实在太奇怪了,和各个塔之间的交流很累吧。而且珍哥还要训练新生,同时监控十几个哨兵的精神领域本来就十分辛苦,何况珍哥的精神领域不太稳定。”金南俊说着顿了顿,“我一会儿再去看看珍哥。”

  如果不是朴智旻的脸色看起来还是很柔和,田柾国都要觉得金南俊大概是在炫耀了。

  想着,田柾国还十分无辜的向朴智旻眨了眨眼。

  “乖。”朴智旻伸手揉了揉田柾国的头,“南俊哥这几天一直在帮珍哥处理公事,也很辛苦了。”

  金南俊只是礼貌而温和的笑笑。

  田柾国小心地看着金南俊,不知道要和对方说什么。

  金南俊似乎也看出小孩觉得尴尬,略坐了一会儿,微笑着告辞了。

  田柾国偷偷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害怕南俊哥?”

  田柾国脸红起来,摇了摇头:“也不是,但是不知道和南俊哥说什么。”

  朴智旻了然地笑:“南俊哥讲话是有些官方辞令,但人还是很真诚的。你见过泰亨多难搞吧,但在南俊哥面前从来都老老实实的。”

  田柾国想了想,笑了笑。

  不知道珍哥如果走了的话,金南俊和金泰亨还能不能维持住现在的关系。

  “哥,你说,我和南俊哥能把珍哥留下来吗?”

  朴智旻眸色一沉:“我希望珍哥能走。他在这里太苦了。”

  田柾国喉头一堵,一颗心七上八下,好一阵子,想完成任务、想挽留珍哥、想站在珍哥身边保护他的念头渐渐轻飘了一些,而朴智旻殷殷切切地说着希望珍哥过得好的说法开始慢慢在心头萦绕。他想着最近珍哥愈加分明的下颌线条,突然情不自禁地开口:“其实珍哥早就拒绝过我了。”

  朴智旻挑了挑眉,懵懂的眼神示意田柾国说下去。

  “我刚来的时候听过不少有关珍哥的闲言碎语,那时候以为珍哥对我别有所图,就,就去找了珍哥,然后就被拒绝了。”田柾国脸红了起来,不自在的摸了摸脖子,“但后来塔里说可能只有我能留下珍哥,我没好意思拒绝,而且,而且好像哨向也不是只有恋爱关系才能绑定,我就同意了。”

  朴智旻含混地应了声鼻音。

  “哥,我会对珍哥非常好的,我们不能想办法把珍哥留下吗?”

  朴智旻沉默了。

  他的笑容也收了起来,郁郁的神色渐渐攀上他的眉目。

  “哥,珍哥在塔里真的过得很苦吗?”

  朴智旻点了点头,像想到了什么一样又带着些嘲讽的神色补充:“玧其哥这几天来找过我,和我又说了些珍哥的事,他说或许珍哥心里苦,就算换塔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不过我想,换个新环境的话,或许珍哥就能好了。”

  田柾国认真地盯着对方:“哥真的觉得,珍哥换了塔就会好吗?”

  朴智旻迎上对方的视线,认真的点头。

  田柾国静默片刻,低着头说:“那,如果我真的留不下珍哥,我和哥一起送珍哥走。”

  朴智旻一愣,片刻,释然的笑起来:“太好了,我本来在想如果珍哥走了泰亨和你大概都会很难过,现在我只需要担心泰亨就好了。”

  田柾国的心突然揪了一下。

  他低头想了想,眨巴眨巴眼睛,抬起头,咧嘴笑了。

  再下课的时候他就主动拦住了金硕珍。

  “哥,如果你下决心要走的话,我,我就不留你了。”田柾国顿了顿,“但是泰亨哥可能不太好,哥走之前,嗯,多照顾一下泰亨哥吧。”

  金硕珍抬头,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小奶狗巴巴地爬过来,死扒着金硕珍的裤脚不放。

  金硕珍看了片刻脚底下的小毛球,突然笑了:“谁说我下定决心要走的?要真下定决心,之前干嘛还问你们?”

  “哥是真的定不下来吗?”

  田柾国面露疑色。

  “我是真的定不下来。”金硕珍柔和的笑笑,“哥自己就有很多问题,不是换塔就能解决的。而且我家乡离这里不远,也没有出过任务,哪知道其他塔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换塔也不是小事,至少要订三年的役期呢,当然不能随随便便换塔了。”

  所以,哥是真的想走,但是如果走不出去,也会给自己找几个理由留下来。

  “不过,是谁这么信誓旦旦地让你相信我要走的?”

  金硕珍含笑看着田柾国。

  田柾国的脸蛋腾地红了个透。

  “我最近疏忽你了啊,”金硕珍慢悠悠拖长了调子,倒是调笑的意味,“以后有什么事儿不明白直接来找我就行,或者去和玧其问一声,这段时间可能有点儿忙,但回答一个问题的时间还是有的,你别自己胡思乱想。”

  金硕珍依旧没说什么过界的话,听着是关心的话,但是,田柾国突然觉得,他的珍哥好像有点儿疏远他了。

  田柾国想着,眼睛就跟着红了,呜咽着胡乱回答了一声,转身就跑了。

  金硕珍看着田柾国跑走,眼底的柔和却慢慢褪去了。

  他凝望着毫不留恋的跟在少年脚边欢实的金毛猎犬,忽而涩涩的一笑,垂下了眼睫,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办公桌上有几摞高高的文件,还有一个累到伏在文件上睡着的闵玧其。金硕珍凝视片刻,突然笑了起来,放轻脚步走到自己的座位前,拿起两摞简历条分缕析地看起来。

  而田柾国再次被朴智旻捡到时,伸手拉住了对方。

  “我们柾国撒娇呢?”

  朴智旻笑着坐到田柾国身边。

  田柾国离开教室后就挑了处灌木茂密的地方坐着,毛发晶亮的小奶狗正乖巧地伏在他的脚边呼呼睡着。朴智旻坐了片刻,没等到田柾国说话,想了想,他放出了自己的精神体,一只黑天鹅。

  天鹅扑了扑翅膀,小奶狗便被那阵风扰醒了。眨巴眨巴眼睛,顿时撒了欢的去扑鸟儿的翅膀。天鹅低头往小狗背上啄了两口,见小奶狗还十分欢实的往自己身上扑着,便也没再下力气驱逐,只是有一下没一下地用翅膀拨开小家伙,自己在灌木丛里悠哉游哉地晃。

  朴智旻看着,乐呵呵的笑。

  田柾国也看着那小狗围着天鹅上蹿下跳。

  沉默一阵,田柾国终于忍不住问。

  “珍哥说他不一定会走。他说自己不是非得离开,而且也对外面的情况不太了解。南俊哥想要留下珍哥所以总去找,哥出手阻拦我可以理解,那哥对外面了解的很多,为什么不对珍哥说说别的塔的事情呢?”

  “为什么呢?可能是因为我并不在乎他到底会换去哪里吧。”

  朴智旻抬眸望过去,依旧是笑眯眯的模样。

  “为什么?”田柾国斟酌了一阵,“哥说塔里对珍哥可能不太好,但又说不出哪里会对珍哥好?我知道哥想劝珍哥走,但以这样的方式你能劝走珍哥吗?而且就算塔里再不好,珍哥已经在这里五年了,他熟悉这里的一切,未必其他的塔对珍哥就会更好。”

  朴智旻的笑意更深了些。

  “柾国啊,我知道你不清楚塔都做了什么,所以我原谅你这一次。珍哥一定要走的,就算塔里还用得到他的能力,但这个塔是容不下他的。”

  那究竟是哪里容不下?

  是塔空间不够大,还是塔里人的心不够大?

  田柾国凝望着朴智旻,半晌,冷声问:“哥,我想问你一句,你总是让珍哥离开,你问过珍哥自己的意思吗?”

  朴智旻突然不笑了。

  “田柾国,你让我以什么身份去问?”

  田柾国被问住了。

  “以朋友的身份”六个字还没越过喉咙往舌尖上打个转,便沉沉的落进了心底不知名的深渊。田柾国突然意识到,朴智旻总是笑眯眯地针对珍哥,但真的是逼死珍哥吗?又不是。真的是为了珍哥好而要珍哥走吗?也不是。

  他做出从珍哥手里抢夺了金泰亨并且要连人带心地抢的模样,但实际呢?金泰亨那边根本没个头绪,他却已经来看顾自己,而且最开始就用着珍哥暂时看顾不上的名义,不知不觉间,就连闵玧其也被挤的没什么位置了。

  以朴智旻的手段来看,他对金泰亨真的抢的很上心吗?

  他突然想起,朴智旻说着“珍哥想要哨兵想要的像是疯了一样”时,眼中那些晦暗的波涛。

  田柾国一惊。

  他早知道觉醒者之间为了能高效完成任务迫不得已要同性搭配,对此他也能接受,但同属性的觉醒者之间?

  “你从没好奇过为什么我和泰亨没有真的开始绑定,是吗?”朴智旻又笑了起来,“其实也不光是因为泰亨不愿意。”

  朴智旻也不愿意的。

  田柾国看着对面的人,张口结舌,嘴巴懂了几次,到底也没能说出什么来。

  朴智旻突然笑出了声。

  “柾国啊,”他说,“你好好训练,哥会努力给你找个女向导的。”

  田柾国目瞪口呆地看着朴智旻,惊惶得不能言语。

  朴智旻几乎笑出了眼泪,在泪光后,是寒透骨髓的意味深长。

  塔里已经没有什么留下金硕珍的手段了吧。

  眼看着塔里拆了金南俊的搭档叫人去绑定金硕珍,他就觉得塔里大概是黔驴技穷了,今天看着这头傻乎乎的小奶狗,更是觉得这小孩除了占了个“服役期看顾的最后一个”的名头,也没什么更特殊的了——自己只用了一点儿手段,就离间了他们。

  在金硕珍面前,田柾国估计是连刚入学的金泰亨也玩儿不过的。

  毕竟金泰亨当年的阵仗,是珍哥这些年试过的所有人都及不上的。

  就连那个倒霉的女哨兵都比不上的。

  所以,朴智旻拉回跑远的思绪,其实他防住金南俊就很好。

  他抬手擦掉笑出来的眼泪。

  如果能摸到金南俊到底打算走个什么套路就好了。

 

评论(1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