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好牙

Mr. KIM 和所有温柔坚定的人。

A.W.A.K.E-A

03

  作为日常在塔的首席向导,见完了小哨兵,金硕珍第二天就该去见见小向导了。虽然他不负责教导,但首席向导总是要和小向导见一见的。

  他不负责教导小向导,因为小向导和小哨兵的情况又不一样。后者的问题在于五感过载容易情绪失控,前者则是因为过于擅长控制情绪,问题出在了更棘手的地方——大部分小向导性格上有问题。有的常年摆着生人勿近脸,活得好像身上长刺;有的明明目中无人,面上却总能装出一派天真柔顺。

  唯一的共同点,他们都是稍不合心意就要动用精神触角的家伙。

  金硕珍自己也是向导,他承认自己不能免俗。

  所以金硕珍服役的第五年,当首席向导的第三年,算上这次他也只给小向导上过三节课。而第一节,唯一一次不算是见面会的课时,本来计划要带一年的课程,在他走进教室二十分钟后被推给了别人。

  而那个班后来出了个候补首席。

  现在想起来,被推上首席向导的位置,大概人家的尊重更多是在看他的天赋和不怕被麻烦的性格吧。

  金硕珍站在教室门口,想起往事不由得又有点儿挫败,咬咬牙进了门。

  环顾一周,小向导里并没有像田柾国那么引人注意的孩子。

  金硕珍有点儿失落,又觉得好像松了口气,最后只是按照讲稿认认真真地讲了些锻炼自己的人格品性、保护好哨兵更要保护好自己这样的老话。小向导们也没心思听,只看在礼貌的份儿上等着金硕珍讲完,就开始拐弯抹角地打听今年的哨兵。金硕珍想着果然每年都是这样,含糊其辞的给介绍了几句,不露痕迹的给田柾国和吴熙妍,那个拿盐打比方的女孩子,讲了不少好话。

  小向导们很快窃窃地开始讨论起吴熙妍和田柾国的事来,金硕珍看看周围,笑了笑给他们下了课。

  一个演讲只花了金硕珍半个上午,金硕珍心里挂着那个规模不明的变异狼群,干脆亲自开车绕着塔的哨岗转了一圈。虽然变异兽来袭也是件挺平常的事儿了,但这次前线的向导都有点儿不祥的预感,金硕珍巡视了一圈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决定去找闵玧其商量一下战备。

  看看也快到午饭时间,金硕珍干脆直奔模拟训练场过去了。

  一路上他都记挂着变异兽的事儿,整个人都有点儿心不在焉,周围的一切也都没怎么关注。在某个撑着膝盖、睁圆了眼睛、满脸都写着“这就起来我还能行”的少年出现在他视野里时他自己倒是吓了一跳,正巧,车子开到了训练场附近,按理说金硕珍应该下车了。

  下了车,金硕珍往田柾国的方向瞄了一眼,才发现那小子脚边还有好几个横七竖八的躺着的同学。

  就这么一瞟,那边训练田柾国他们的同事已经来打招呼了。

  “硕珍哥,来找闵哥?”

  金硕珍点了点头,又瞟了眼田柾国。对方显然也看到了金硕珍,努力让手离开了膝盖,圆圆的眼睛也瞪的更加明亮。这表情让一直忧心忡忡的金硕珍有了点儿笑意,随口问了句:“你们干什么呢?”

  “做了基础训练,然后让他们跑几圈野。”对方用带着点儿赞叹的语气说,“看见那个还站着的小子了吗?他可厉害了,他比别人多跑了五圈!还没趴下!哥,这小子上战场肯定特别能打!有好苗子可帮他留意一个!”

  “他叫田柾国。”

  金硕珍随口说了句。

  对方随即做着十分懂的样子笑了笑。金硕珍没搭理这茬:“你们等会儿要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这群小崽子都累成这德性了,一会儿带他们舒展一下就下课了。”对方有些促狭的笑着,挥手把田柾国叫了过来,“我先带他们做舒展了,哥你先去找闵哥吧。这小子跑不了。”

  金硕珍被他弄得不太自在,尴尬的笑了笑就走了。背后一阵阵波动古怪的情绪向他涌过来,金硕珍不由得烦躁起来,放出自己的精神体,大羊驼,胡乱张了个情绪屏障大步流星的往闵玧其那边赶。

  摸到闵玧其在的区域就感受到了铺天盖地的怒意。金硕珍脚步顿了顿,猜到闵玧其一定是在训人。想到对方出众的五感,估计早知道自己来了。估摸着怒气的程度,他稍稍放慢了脚步,刻意给对方留了时间做个收尾。虽然如此,找到他们时金硕珍还是看见了一个气呼呼的小哨兵和一个泪汪汪的小向导。

  金硕珍叹了口气。

  “玧其啊,上午的训练怎么样?”

  闵玧其给他个白眼。

  “我那边都结束了,想过来找你吃个午饭聊一聊。你这边结束了吗?结束了就走吧。你们两个,要好好努力啊,玧其可是我们塔里最强的哨兵之一了,有他教你们我很放心的。”

  他都不需要是个向导就能看出闵玧其还在生气。但为了让闵玧其“最残暴教官”的名头不要更坚固,金硕珍也只好一边装着敲打学生,一面哄闵玧其一句好话。觉着差不多可以了,赶紧挥了挥手让这俩小孩子快走。闵玧其看着这三个人明目张胆的小动作,哼了一声,硬是等两个孩子走了才搭理金硕珍。

  “怎么了,今年小向导里也有你关注的人了?”

  金硕珍被对方的实力嘲讽糊了一脸,只好保持住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还行吧,今年小向导都挺不错的。但是没看出来有适合田柾国的,我还是想让你带带他。”

  闵玧其瘪了瘪嘴,跟着金硕珍迈开了步子:“模拟训练就一年,谁带着不是一样的。没准你找个有向导的带着他更好呢,他知道向导的好处可能就也想要一个了。”

  金硕珍无奈地叹了口气。

  “玧其啊,找向导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我最近觉得每一个向导都生来就明白哨兵是怎么看待他的,只有那些缺乏资格的向导才会选一个为了好处和他绑定的哨兵,而且就算是那样的向导也会衡量绑定一个哨兵的好处的。”

  “哦。”

  金硕珍对闵玧其的第一百零一次试图说教照旧无疾而终,感觉像是吃了二十个烤红薯还没有水。

  绑定的事儿说不下去了,金硕珍只好转而说起狼群。一路上两个人掰着手指数完了塔里能打的哨兵,跟着讨论了大概有几天给他们备战,商量了大概要从军部借多少人,正想说战斗方案的事,两人已经走到了基础训练室,闵玧其一眼就瞄到了一旁坐着的一位同僚和一个眨巴着大眼睛的小崽子。

  “你别告诉我这是你安排的。”

  闵玧其压低了声音,毫无顾忌的释放出自己的愤怒。

  哨兵虽然对情绪不敏感,但是看脸色这种事也是会的。门口两个人不安的情绪向金硕珍飘过来,他赶紧开了个屏障隔开闵玧其的情绪,又做了个安抚的手势,一边小声跟闵玧其说:“我来的时候遇见他们附近休息,是正好碰上的。你知道我没有别的意思的,就当他是别人,行不行?”

  闵玧其知道金硕珍没有说谎话,他们共事四年,这点儿认识他不会没有。

  前四个和我无关,这个也和我无关。闵玧其这么想着,点头了。

  然而他赌气,刻意要矫枉过正,从见面开始一句话也没和田柾国说。三个人往食堂走,一路上金硕珍一个人找话题一个人抛梗,田柾国本来就有点儿怕生,闵玧其摆着脸在金硕珍的另一边他更是气都不敢喘,连点餐都不敢,金硕珍只好给人点了,点完又感受到田柾国遮遮掩掩的不乐意,不免尴尬到烦心,猜不出小孩的口味,只好硬着头皮又给点了一份。

  田柾国托着餐盘本来闷闷的纠结着对方到底为什么请客,再看看闵玧其更是胆战心惊,看见喜欢的菜色没敢点,甚至一份不够吃也没敢申请加饭。正琢磨着午饭之后去哪儿加餐,听见金硕珍又点了一份还呆呆的想着难怪金老师看起来那么可靠原来也挺能吃,无念无想地打算跟上金硕珍的下一步,没想到这份餐竟然轻轻落在了他的餐盘里。

  田柾国心头一暖,眼底一热,情不自禁地抬头望着金硕珍。

  那柔软的眼神吓了金硕珍一跳。

  这孩子每每看见他都是一副戒备的样子,今天这么突然地放下心防他真的好不习惯。

  “老师,”田柾国看一眼餐盘里一份偏甜一份多肉的料理,小声问,“有辣椒吗?”

  金硕珍楞了一下,看看田柾国的餐盘,恍然笑笑,说:“原来喜欢吃辣啊,你等会儿我去给你拿。”

  闵玧其突然说给我也带一包。

  金硕珍的背影顿了一下。

  田柾国好奇地看着金硕珍的反应,又看了看闵玧其。后者已经径自找座位坐下了。田柾国站在原地想了想,轻轻咬着嘴唇也乖乖跟上去坐在斜对角。金硕珍回来时看着这仿佛是在拼桌的俩人,只觉得无力到手里的餐盘都要端不住了。

  自己作的死,跪着也要作完。

  金硕珍干脆一屁股坐到了田柾国身边,咬牙切齿地瞪了闵玧其一眼,递过去一包辣椒,剩下的都给了田柾国。看着小孩豪爽的洒空了两包,还感叹了句“没想到你挺能吃辣啊,在哨兵里还挺少见的呢”。

  闵玧其面无表情地放下了同样倒空的辣椒粉包。

  田柾国看看闵玧其又看看金硕珍,点点头腼腆的笑了笑,还应了声嗯。

  然后金硕珍又回到了我独自抛梗的时光。

  闵玧其那个态度任谁也看出来不对了,所以看田柾国吃完了金硕珍也就把人打发走了。临走时田柾国回头看了看金硕珍,一双大眼睛仿佛是在问金硕珍要不要一起走,又像是林间的小鹿在问旅人为什么会来这里。金硕珍觉得心思又被那个眼神动摇了一次,但感受到旁边的低气压,他还是留了下来。

  闵玧其在闹别扭,而且是那种不想被看出来却全写在脸上的别扭。

  其实闵玧其自己也觉得这别扭闹得没什么道理。

  金硕珍在塔里带过四届学生,往前每届都有他特别欣赏或者特别担心所以特别照顾的学生,往前闵玧其也没说什么,往后也不应该说什么。别说他不是金硕珍的哨兵,就算他真的是也没有对这件事评头论足的立场——金硕珍这样一个人能安抚全部频率哨兵的向导太稀有了,闵玧其本人正是这个特质的受益者,他最不应该对金硕珍喜欢照顾人这点管东管西,如果他能克制一点,可能塔里就会少很多这样乱七八糟的传言——

  但是他是哨兵,不是向导,情绪这东西他克制不住。

  而且这次是因为自己被牵扯进去了。金硕珍第一次来求自己带着他看中的哨兵,还说得像临别托付一样,被甩包袱这种事谁都不喜欢,他也只是做了正常的反应而已。

  “玧其啊,你干嘛呢。”

  这些胡思乱想随着金硕珍的一句话全部蔫了下去。

  闵玧其紧抿着嘴巴,不想答话。

  “真是,算了。”金硕珍有点儿暴躁地收拾起两个人的餐具,看也不看闵玧其,挫败地往外走,“你还说让我去给他找个向导,你看这么多年我也没给你找到过,你还是这副样子,光会说自己没事。我怎么能放心啊,真是,想着你的话真的是一步都走不出去。”

  闵玧其忽然觉得喉咙一阵酸楚。

  他还是默不作声,站起来跟紧了金硕珍的步子。

评论(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