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好牙

Mr. KIM 和所有温柔坚定的人。

A.W.A.K.E.-W

13

 

  金硕珍再次出现在小哨兵的教室时,眼尖的小哨兵们看出金硕珍的眼睛显然是刻意冰过的,欢迎的欢呼不免被卡在嗓子里,一个个都扭出了奇奇怪怪的表情。随后跟进来的朴智旻看见,笑眯眯地让孩子们展示这段时间他代课的成果。

  孩子们于是又活泼起来,围着金硕珍眼巴巴地等着老师进自己的精神领域看看。

  金硕珍柔和的笑着,一个个查看过去,发现就连田柾国也有了基本成形的精神领域,虽然细节还很模糊,只能看得出石原的形状,但那只金毛小犬可是已经足够鲜亮生动了。他不由得有些放松了心情,直到下一名,也是最后一名,吴熙妍走到他面前。

  女孩向他展开一个迷蒙的微笑,在他面前闭上了眼睛。

  而金硕珍面前所展现的,是一片蒙蒙的雾气。

  很多年没有看见这么奇特的领域了。金硕珍想着,小心地在精神领域里迈步探查,不久便听到背后轻细的草叶倒伏的声音。他回头寻找,看见一对双生姐妹站在他身后,静静地微笑。

  她们开口,声音尖细而嘶哑:“老师,为什么没有选我?”

  金硕珍以最快速度逃离了对方的精神世界。

  他惊讶地看着吴熙妍,良久,又转过去看朴智旻。

  朴智旻显然是知道这个情况了,抿着嘴巴向金硕珍点了点头。

  田柾国不明所以地看着两位老师的互动,又看了看吴熙妍。后者本来在盯着金硕珍看,察觉到田柾国的视线便突然转过头,阴恻恻地盯住了田柾国。田柾国刚想打个寒战,便被朴智旻拉到了身后,那股子冲动也就消退了。

  这个吴熙妍好像有点儿问题?

  田柾国想着,打算下课后等金硕珍一起,再打听打听,没想到金硕珍直接把吴熙妍留了下来。

  金硕珍第一次留了别人。

  田柾国突然觉得有点儿委屈。

  他没说什么,可是默不作声地在教室外找地方蹲了下来。

  收拾完教案离开的朴智旻看见了他。

  “干嘛呢?”

  “等珍哥。”

  “珍哥啊,他今天得挺久的,你是有事等他吗?”

  田柾国摇摇头:“我想和珍哥一起吃饭。”

  朴智旻早听说了金硕珍和闵玧其经常带田柾国进教工食堂的事儿:“今天哥哥带你去吧。”

  田柾国纠结地看着朴智旻。

  “走吧,里面问题挺棘手的,一起吃饭吧,别饿坏了。”

  朴智旻说着,不由分说地引着田柾国离开。田柾国望向教室门,直到看不清门上的纹路还恋恋不舍地回着头。

  教室里,金硕珍张好了屏障,再度进入了吴熙妍的精神领域。

  刚刚探查吴熙妍的精神领域时,对方向他发动了精神冲击。虽然很短,但对于刚刚回复过来,昨天又经历了情绪波动的金硕珍来说也是有点儿可怕。抛开这个不说,这女孩的精神领域是金硕珍服役几年来唯二的特殊领域,上一个是闵玧其,坦荡又冰冷,而这一个,深沉又可怕。

  但是如果能够好好塑造,这女孩毫无疑问也将在最强哨兵挤出一席之地。

  金硕珍下定决心,迈进了重重的雾气。

  草叶倒伏的声音悉悉簌簌,四面八方传来女孩哀婉的质问:“为什么不是我?”

  金硕珍一步一步摸索着,周围的灌木时比身高,时不过膝,他深一脚浅一脚地搜寻着精神领域的内核,但已经被踏入一次的精神领域把自己掩藏了起来。金硕珍紧咬着嘴唇不肯开口,直到拨开一片不知名的植物,再度看见那对双生女:“因为我不会再给自己找一个女哨兵。”

  “珍哥找过女哨兵?”

  田柾国诧异的问。

  “嘘,小点儿声。”朴智旻赶忙去捂田柾国的嘴,见田柾国呆愣愣的不由打趣一句,“珍哥还说你聪明呢,怎么这都没想到?你同学里不是就有个女哨兵吗?”

  田柾国只觉得有一阵好闻的香气随着朴智旻的手围住自己。

  他愣了片刻,想起来追问:“可是玧其哥也从没跟我说过啊?”

  “可能是谁都觉得珍哥找上她是因为泰亨吧。”朴智旻脸上划过一丝苦笑,“而且珍哥选中她和之前选中你们的原因差不多,因为你们是最好的。任谁来看都觉得这就只是珍哥选人的癖好而已。”

  “那…”田柾国脑海里一片混沌,想问有关那个女哨兵的很多事情,开口却成了,“那天她为什么没来?”

  “因为她死了。”

  朴智旻面上的神情突然全部收敛起来。

  田柾国的嘴巴张了又合,到头也没憋出一句话来。

  “玧其哥,南俊哥,泰亨,你,”朴智旻说着突然又笑了起来,“你从来没有想到过吗,为什么珍哥服役五年,却只有这四个?”说着他的眼神又暗下去,“还是你觉得,珍哥能拆散自己亲自嘱咐过的哨向,却不能在和泰亨失败的第二年继续找哨兵?”

  田柾国嗫嚅良久:“但、但珍哥…珍哥拒绝了我啊…”

  “那是因为他去意已决了。”朴智旻突然笑了出来,“相信我,珍哥绝对没有一刻放弃过找哨兵这件事,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想这事儿快想疯了。”

  田柾国望向朴智旻,仿佛从对面人眼中看出了一条黑色的河。

  珍哥应该不是这样的人。

  田柾国低下头。

  吴熙妍抬起头,眼中满含泪水。

  “就因为我来晚了吗?”

  金硕珍摇头,循循善诱:“哨向匹配有很多种可能,但通常是建立在两种匹配上,或者是相配,或者是互补。通常来说,一个负责任的塔只有在观察到精神领域和精神体任意一或两方面匹配,才会安排进行绑定。我们的精神领域并不匹配,我猜,我们的精神体可能也不匹配。”

  “为什么不?大海和云不是很匹配的吗?”

  金硕珍一愣,笑得有些退缩:“并不是的。大海和云,和雾,和天空是没办法相融的。”

  吴熙妍低头擦掉了眼泪,又抬起头:“但你刚才说,不会再找女哨兵了。”

  “嗯,这个也是实话。”金硕珍顿了顿,突然格格笑了,“我也是个有故事的人了,咱俩精神领域都不太清楚,不适合往一起凑。但我可以给你点儿特别指导,让你早点儿找到自己的精神体,说不定你能比金泰亨他们做的还好。”

  “那我也能和老师绑定吗?”

  金硕珍没再接下去,只是敷衍的扯了扯嘴角。

  陪着吴熙妍看了两集的雨林纪录片,吴熙妍终于恋恋不舍地回了宿舍。金硕珍在教室里收拾了后续,坐了一会儿,也起身回了宿舍。

  路灯将他的影子拖得长长的,而宿舍的门灯又将它收到脚下。

  金硕珍踩着自己的影子慢慢往前,直到他的影子落在了另一片影子上。

  抬头,他看见了倚在他门旁的闵玧其。

  “终于要离开这个不负责任的塔了,有什么感想?”

  金硕珍一愣,笑了:“你还跑去偷听了。”

  “不光偷听了,我还收到了小报告,准备和你商讨一下怎么处理不听话的学生。”

  闵玧其也淡淡地笑起来,让开了门。

  “说来听听。”金硕珍开了门,“进来吧。”

  “你的乖学生,打了你名义学生的报告。”闵玧其捡了个位置坐下,“你和朴智旻说过那个女哨兵的事儿?”

  金硕珍泡咖啡的手一顿,“他和田柾国说了?”

  “我就说,我才是最能守秘密的一个。”

  闵玧其撇撇嘴。

  “也不算什么秘密。”金硕珍端着咖啡走过来,“他知道的也不多。”

  “但是他可会猜。你那乖学生好悬自己脑补出一场大戏来,还跑来找我求证了。”

  “随他怎么想吧。”金硕珍在闵玧其旁边找了座位坐下,啜了口咖啡,突然问,“你觉得智旻对柾国有意思吗?”

  闵玧其睨了他一眼:“你应该问,你觉得自己对田柾国有意思吗?”

  金硕珍一噎,干巴巴地回了句:“你有意思吗。”

  闵玧其点了点头。

  空气突然沉沉的压下来,屋里一片寂静。

  闵玧其沉默地坐着,偶尔喝一口咖啡,直到快要见底,他才小声开口:“和我说点儿什么吧。”

  金硕珍起身去拿果汁:“说什么?”

  “什么都行。那两个女哨兵的事,朴智旻的事,田柾国的事,都行。”

  金硕珍的手指在几种果汁上方游走,最后终于选定。

  “柾国是个好孩子,我今天看了他的精神领域,和我匹配的可能性很大。”

  “你不走了?”闵玧其懒洋洋地问。

  “我只是说,柾国和我匹配的可能性很大。”

  金硕珍将果汁递给闵玧其。

  闵玧其却没有伸手去接。

  他给了金硕珍那么多选项,金硕珍有那么多可以说的,却独独避重就轻,说着最无关紧要的东西。

  他抬头看着金硕珍,眼底升起一种有声的嘲讽:“我一直想不明白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他们也想不明白。但是今天听了你和吴熙妍的话,我猜到了,”他从金硕珍渐渐落下的手中拿过了那个金属罐,“其实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吧?”

  金硕珍没有回答。

  闵玧其看着金硕珍重新坐下,步步紧逼:“你看了吴熙妍的精神领域之后,是按照她的领域特点带她找精神体的。而我的精神领域是天空,虽然找不到合适的向导,但至少和我的精神体是匹配的,他们的匹配也没有什么大问题。现在想起来,好像你一直都是先带领哨兵形成精神领域,随后按照精神领域发现自己的精神体,所以我们基本上都是匹配的。只有你,金硕珍,只有你的精神领域和精神体是扭曲的。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我猜你也不会说,但是,金硕珍,你这么做是在勉强自己,你这样早晚会让自己陷入神游的。”

  “我不会的。”

  金硕珍笃定地说。

  “你会!”闵玧其更加斩钉截铁,“今天那个姓吴的就让你手忙脚乱了,而你仰仗的不过是你的对手是变异动物,无法从你的扭曲打败你,但你有没有想过,等局势稳定下来,塔之间是有可能开战的?你的人类对手可不会像那些动物一样手下留情!”

  “如果真的有战争,在那之前我就会离开的。”

  这种笃定只惹来了闵玧其的冷笑:“你会?就凭你现在的表现?你会?”

  “我会。”金硕珍想了想,“因为现在的局势紧张,我才能说,我是个向导,玧其,在我失去能力之前,我将一直是个向导。”

  闵玧其想反驳,却突然意识到了金硕珍在说什么。

  非觉醒者从来不理解觉醒者的世界,对他们来说,觉醒者的天赋是一件非常有趣的玩具——向导尤其是。

  他突然张口结舌,想不出一句回应的话。

  他觉得自己猜到了什么,却不敢相信。

  “我没有亲身经历过那些,”金硕珍安抚地拍拍闵玧其的手,“我只是觉醒的比其他人更早。”

  金硕珍没有再往下说。

  他在沉默中送走了闵玧其。

 

评论(1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