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好牙

Mr. KIM 和所有温柔坚定的人。

AWAKE-A

02

  对金硕珍来说,今年的第一节课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顺利了。

  所有孩子都确定了自己的想象,就连田柾国之外最让人担心的那两个也拼凑出来了,虽然有一个孩子的想象甚至是植物,但好歹是生命体,而且成功了。

  还有个好坏参半的消息。田柾国作为班里唯一选择了非生命体的孩子,倒是最先在精神领域凝结出了实体。

  金硕珍仿佛能预见这孩子举着他想象的那面盾牌在自己的精神领域横冲直撞的样子。

  真的越想越上火。

  以至于他在布置作业时还犹豫要不要让田柾国留个堂。但看见一只鹰穿过窗子撞进屋里时,他迅速放弃了这个想法,只是在小哨兵们挨个来告别时给了田柾国一个担心的眼神。

  田柾国一唬,咕哝一句老师再见就飞快地跑走了。

  我应该没吓到他吧?

  金硕珍望着田柾国的背影怔了怔,回过神眉眼微微沉了沉,又对面前的小哨兵露出了微笑。

  送走最后一个小哨兵,金硕珍带着肩膀上停着的鹰回了办公室。按部就班的完成教学日志,筛查了自己的邮件,然后去餐厅打包,等便当到手后轻轻拍拍那只鹰的爪子,让那只鹰啄一口他的头发,然后一边往宿舍走一边看着那只鸟在空中扑腾。

  金硕珍知道,等他来到闵玧其门口,对方肯定被本人的精神体连扇带闹的弄起来了。

  这是他们四年来的习惯了。

  “呀,你今天的黑眼圈格外的大啊。”

  金硕珍瞟了一眼闵玧其的脸,边挤开闵玧其进房间边感叹了一句。

  闵玧其没回答,往门外瞪了一眼,随手砰地甩上了门。

  金硕珍正一样样的往外掏餐具、便当、调味料,听到那一声连头都没回:“呀,这位亲故脾气真是不好啊。说真的,每年都得有这么一出,早点儿习惯吧。先去洗个脸,精神一点儿过来吃饭。”

  “哪年我也想不明白,不就是新兵来了吗,年年都这么亢奋。”

  闵玧其胡乱往脸上撩了两捧水就擦了脸,回到餐桌前金硕珍正给他掀开牛肉便当的盖子,看见闵玧其回来了又开始絮絮叨叨:“你自己记着,不光要按时吃饭,还要多吃点儿有营养的东西,哦,我的卷心菜也拨给你一些好了,还有啊,平时多睡点儿觉,少喝点儿咖啡,我明天给你带酱料炸鸡便当。”

  闵玧其半是“哼”半是“嗯”地回答一声,随手塞了两块番茄给金硕珍。

  金硕珍才停下了给闵玧其分小菜的手,自己坐下来撕调料包。

  “你最近真是越来越唠叨了。”

  闵玧其边咕哝边低头扒饭。

  “不唠叨一点你怎么记得住啊,我真怕我走了两个礼拜你就倒下了。”

  闵玧其的手倏地顿住了。

  金硕珍皱着眉头对付着调料,没看见闵玧其突然开始发白的关节。

  在结束基础训练和模拟实战训练后,每个哨兵和向导会在接受培训的塔里服役五年,五年之后可以自由选择其他塔,每个塔都一样。闵玧其昨天听着在役哨向们吵吵闹闹,突然想起金硕珍今年已经是第五年了——那之后他直到现在都没能睡上一个小时。

  “……你决定要换塔了?”

  “我没说要换塔,但我总得找个哨兵。”金硕珍说着,手有点儿抖,耳朵也开始发红,坚持着没抬头,“塔里一直没有合适的,我想出去碰碰运气。他肯和我回来当然好,但如果不,别的塔又不了解我的情况,我少不了要和他出几次任务…我总要做好各种打算吧。”

  “你要是有人选,先叫他过来试试他的诚意。”

  闵玧其说这话时像是吃到了牛肉筋膜,很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再说吧。”

  “什么啊。”

  闵玧其死盯着金硕珍的发旋,然而对方的脑门实在感受不到他这热烈的视线,或者说就是不愿意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闵玧其是想往下追问,但怕追问下去金硕珍真的定下心换塔,又怕自己实在没法说出“我和你一起走”这样的话,只好咬了咬牙,恶狠狠地怼了怼便当里的肉块又往嘴里填了一口,当作是金硕珍使劲儿地咀嚼。

  “先不说这个了,我今年发现一个小哨兵,挺让人担心的。”

  金硕珍倒是若无其事,流利地开始了另一个话题。

  闵玧其只给了他一个白眼。

  “你干嘛这个反应,他们好歹是塔里的下一代好吗,关心一下下一代好吗?”

  “你就没有哪年找不到一个需要担心的哨兵的,操心那么多你也不怕秃顶。”

  说着,闵玧其十分从善如流的夹起金硕珍刚分过来的炸酱面。

  “不是,这个孩子真的挺让人担心的。”金硕珍给闵玧其分了两筷子就不给了,拆了调味包给自己加酱,“我带了五年的新哨兵,第一次有人问我能不能想象无生命体。”

  “所以呢?”

  闵玧其又从金硕珍碗里夹了一筷子面,和白饭拌着吃了。

  “一般来说,那些想象无生命体的孩子更愿意自作聪明,不问过老师能不能行得通就那么做。”说着,金硕珍飞了个软乎乎的眼刀过去,“另外就是,一般来说那些的孩子的问题很明显。哨兵的话,原因多数是感觉过载,表现为自闭或者愤怒。在单个塔里很少见,但是在世界范围是普遍情况。”

  “但是这孩子不光问了,而且没有自闭或者愤怒的问题。所以你到底要说什么?”

  闵玧其心虚的截断金硕珍的话。

  “我经历过的情况呢,是过载引起的的自闭,但是从本人的想象来看是可以通过疏导解决的。而且我觉得我做的可能不算成功,但是至少结果双方都能接受。”金硕珍看看闵玧其,脸上划过一阵儿骄傲,又浮出点儿挫败,“但是这孩子我看不出来。他精神很强大,按理说应该是能想象生命体的,但他好像是无差别的防备周围的一切。这么多年我第一次从精神领域都看不出什么。”

  “看不出来就先别想了呗,没准明年他找个向导就好了。”

  “找向导哪有那么容易。一般的向导要是看到他想象出那么个玩意儿早就吓跑了。”

  金硕珍闷闷不乐地一口一口塞食物。

  闵玧其看着他这摸样也沉默了。毕竟金硕珍一向是个爱吃的人,能让他吃饭都愁眉不展的问题,一定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闵玧其觉得自己最好不要随便接什么茬。但沉默了一会儿,闵玧其还是忍不住问:“你真能看到那些新生想的什么?”

  “最开始看不到,但成形了就能看到。”金硕珍看了眼闵玧其的表情,“呀,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要相信向导们,第一能看到你精神领域的向导都没那么多,能看到你想象的向导全世界掰手指头也能数过来。第二我也不会拿这些事出去乱说的。”

  “哦。”闵玧其敷衍了一声。

  金硕珍看出来对方固执己见,摇了摇头继续吃。

  “真的,你和那孩子一个德性,犟得像头牛。搞不好他的精神体还真的是头牛。”

  “哦。”

  闵玧其实力表现出自己对此不感兴趣,然而显然已经晚了。

  “玧其啊,要不然你帮我带一带这孩子吧。我能带完基础训练这一年,等到模拟实战的时候他总是需要哨兵来带的,不然你就帮我个忙吧。我觉得你俩应该能合得来的。把孩子交到你手里我也能放心了。”

  “哥你说什么呀,加上今年我也就剩两年了,你不如把他交给南俊或者泰…亨更好啊。”

  说到那个名字时闵玧其卡了一下,然而意识到自己可能过度反应,他只得硬着头皮把这个卡顿伪装成了吃到了筋膜不得不用力吞咽的停顿。结果金硕珍不仅面上若无其事,倒水递给闵玧其的手也没什么,闵玧其又认真看了看对方的耳朵,觉得金硕珍好像是真没事,才放了心。

  “南俊不是已经带过泰亨了吗,他适合带着泰亨那样的孩子。而且泰亨才服役一年,自己还需要人带着呢。”

  “我没看出什么区别来,南俊不也是服役第一年就带着泰亨吗。”

  “泰亨不一样。”

  金硕珍似乎还要说什么,但是连个气声都没发出来,就把那句话吞了回去。

  闵玧其眼尖得看见金硕珍左边的脖子筋轻轻跳了两下,才明白金硕珍刚刚的若无其事都是装的。

  心脏仿佛有点儿凉。

  闵玧其内心里暗暗诅咒着哨兵敏锐的五感,也不说话了。

  在一片沉默里,金硕珍蔓延开的精神领域倒是让人挺难忽视的。

  “我没事儿,哥,不用安抚我了。”闵玧其几乎是叹着气说,“算了,你和我说说那孩子到底什么样吧。”

  “他叫田柾国,你见到他就知道了。看起来特别腼腆,还挺可爱的,感觉都不像个哨兵。但是他的精神领域完全是另外一个模样,他想象了一块盾牌,你想想啊玧其,”说着金硕珍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这孩子肯定是内心和表现都能分离的那种孩子,而且他只相信他自己。他把自己当作面对世界的盾牌,又把自己当作可以替换的掩体。他这样要怎么找到合适的向导啊。”

  “哦。”闵玧其听完了金硕珍的抱怨,尖锐的笑了笑,“难怪你会注意到他。”

  金硕珍又被闵玧其的情绪刺了一下,不解的看着对方。

  “没事儿。这事以后再说吧。这才第一次课,往后可能他自己就好了。”闵玧其不想说下去了,“说起来,现在是新生季,防务你看了吗?”

  “哦,说到这个,我最近就觉得氛围不对,刚刚去哨塔确认了,这几天周围确实有变异狼群在转悠,但哨塔还没测算出狼群有多大,估计是场硬仗。你也早点儿准备一下吧。我明天再去确认一下,如果还测算不出来就要给军部打电话了。”

  听到军部两个字,闵玧其“啧”了一声。

  “玧其啊,别这样,虽然我们是觉醒者,但我们是少数,如果人数更少的话我们就什么都做不了了。军部烦人是真的,但他们也知道除了我们没有能抗住变异兽冲击的警戒哨,想着这点他们也不会乱来的。”

  闵玧其不说话,怼了怼食物,点了点头。

*********************

OOC是我的,崩是我的,胖蛋是珍宝的

看着all珍的标签,决定不能让大力果长期霸屏,我要加速收集七颗胖蛋,召唤放屁帝,V

评论(8)

热度(78)